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宝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正法宝殿

第三世多杰羌佛办公室 《极圣解脱大手印》 《多杰羌佛第三世》 《藉心经说真谛》
查看: 4255|回复: 1

虔诚的获得--喜饶根登上师学法概况实记(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8-11 17:0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喜饶根登上师学法概况实记(一)

                                            虔诚的获得                  

                           喜饶根登上师口述
                      圆慧法师笔记并经采访核实成文

按编者


    佛教高人喜饶根登上师,当着一千多人的面修观音菩萨加持法会,施展法力,使在场

的信众亲眼目睹诸佛菩萨的圣容,当场得到加持、袪病、消灾、得大吉祥。这是几千年来

只能耳闻未曾眼见的境界。但是大家要知道不是大势因缘所至,任何真正功夫卓绝的高人

都是不能当众显露法力功夫的,因为显露功夫会遭至果报。据(成都晚报)转载,一位印

度高人面对二百多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表演穿墙功夫而遭到果报,这就是随便显弄神通

夫的结果。从喜饶根登上师并(成都晚报)这一铁事记载,使我们活生生地看到了另外一

个世界的存在。佛法是伟大的,科学的,真实不虚的。


成都晚报  1995年2月14日  星期二  第十二版

    特异功能失效   半身陷入墙内


    六十九岁的印度教怪人克里沙.拉瓦尔面对二百多名科学家和研究人员,成功地穿过

了印式超自然现象研究院的两道钢筋水泥墙,令在现场的科学家大为震惊。但当他穿越第

三道一百八十二厘米的厚墙时,因注意力分散而被卡在墙内。超自然现象研究员加雅博士

在答记者问时说:他的大半个脸和左手已经出现在墙的那一面,其余部份还在墙内。我们

试图与他沟通,但他不能讲话,我们什么忙也帮不上。这是一个壮丽的悲剧,现在唯一的

希望是看他能否再创奇迹,穿出墙来。


    「虔诚的获得」是一部记实的书,它记录了当今台湾白教上师喜饶根登在大陆四川求

法的一些过程。喜饶根登上师和他的师兄弟从台湾到大陆,见到了绝世罕见的大师,惊异

与敬佩之余向大师求法。大师在众人当中选中了喜饶根登上师,他在大师的考验下吃尽苦

头。尽管从台湾同去求法的师兄弟一个个都把佛法求到了,而喜饶根登上师却一无所得。

但他却凭着坚定的信心,深信自己会赢得大师的护持与垂爱,大师一定会把佛法传授给他

,因此无论接受什么考验,他都丝毫不肯退缩,最后大师终于把难能可贵的佛法一部一部

的传给喜饶根登上师。上师不但学到了「观音大悲聚众加持法」,而且还受到了至高无上

内密灌顶,例如金刚三昧灌顶、吉祥择决内灌顶....等,喜饶根登终于成为密宗噶举派

的正宗上师。这是其它活佛无与伦比的,因为他掌握了真正的佛法,而其它大部分活佛、

法师都在讲理论,一论到实践就无能为力。他求法过程中的故事很多,有些是很高深的境

界他都不愿讲,所以这本书仅就部份事实加以记录,并经许多在世的当事人印证属实汇集

成文,以供善者鉴阅。


    小时候,我生长在乡下的农村,与外界的接触很少,我一直以为这就是我的整个世界

。我的家庭充满着宗教气氛。祖父、母和父、母亲每天都念佛。我曾经问父母亲:「我们

信的是什么?」他们说:「是佛教。」并要我常念「南无观世音菩萨」。但是为什么要念

?他们并没有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自小我就产生了一种好奇心,对于大人所讲的佛

学、观世音菩萨的各种神奇妙境耳濡目染之下,我小小的心灵一直很企盼,我发愿:「将

来我一定要找到一位真正懂佛法、有本事的大法师,向他学习了不起的本事,以达成我心

目中的愿望。」为此我经过若干努力,步入了气功这一道,对气功进行全心钻研,得到了

很高的受用,认为内气、外气、采纳大地磁场气,这类气功有不可思议之力,无所不能。

当我对佛法深入以后才知道气功连大海里的一滴水都不如,无非是一部可怜的境界,自心

不明,认装为体,正如中国佛教协会主席赵朴初先生所说:「气功现象只不过是学佛过程

中的一项副产品而已。」


    一九九一年,台北市的民主统一党主席文中侠先生时常提起中国四川有位高人,自那

时起我内心就时刻祈盼着:今生如有幸,一定要晋见这位高人。于是就在一九九一年四月

一个偶然的机会里,和几位在野党主席一起到四川省访问,期间特地去成都参拜了这位高

人。在他言简意精的理论下,不到半小时,我们的主谈官文中侠先生竟拜倒在地,长跪不

起要求拜师。当时我见此情景十分生气。回到宾馆房间和大同民主党主席陈恒升先生、原

住民党主席吴文明先生说:「这文中侠真是老糊涂,几十岁的老头,竟然跪在人家面前要

求拜师,真丢尽了我们的脸,为什么要拜他为师?」陈恒升先生也跟着我一起骂,吴文明

提议:「我们还是过去看稀奇吧!」于是我们到文中侠房间。刚进门,大师就指着我说:

「你骂够了没?你的膝盖现在还疼不疼?」我听了之后吓得目瞪口呆,心想他怎么知道我

骂他?还知道我的脚疼?当时我感觉他不是一位凡人,他一定是一位超凡的圣人。此时大

师又说:「你认为我是圣人,是错误的,我是和你们一样有口、有手、有脚,没有什么不

同。来!我治疗一下你的脚。」之后,他从身上取出一支银针,插入穴位轻轻用手一弹,

当时我全身感到一阵麻木,随着大师的口令,一股热流,随着走动,当他拔针后的瞬间,

我当下就下定决心要拜他为师。可是我又认为大师可能不会收我为徒弟,因为我骂过他,

但我还是硬着头皮诚恳的要求大师说:「您收下我这个徒弟吧!」?


    大师说:「你下一次再来找我吧!」听了这话我内心真有说不出的难过,难过的是他

不计较我曾经谩骂他,因而当天晚上我翻来覆去彻夜难眠。第二天一大早起床,奇迹发生

了,我痛了多年又跛的右脚,不知什么时候痛楚完全消失了。从那天开始,我见大师,就

一定会跪着苦苦哀求要拜他为师。


    大师总是说:「你以后再来吧!」


    自此而后,想要学真佛法的事竟成了我的心病,我日日夜夜在想怎么样才能成为大师

的学生,因他才是一位真正有本事的大师。


    成都回来之后,我很快又去办理大陆入境手续。这一次到了香港却无法拿到大陆签证

,急得我团团转,好不容易透过关系,得到新华社一位先生的帮忙签了证,终于安全到达

成都见到大师,我刚向大师跪拜行礼,大师就摸着我的头说:「还算你的运气好,找到新

华社的同志帮你办手续。」


    听了这话,我的热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下来。不知是喜悦,还是悲伤,真难以形容,应

该是两者兼俱吧!我后悔自己有眼无珠,我也惊异大师相距万里能知一切,我确信找到了

真正的名师,不知他何时愿意收我为徒?我彷徨无措,大师却把我的心思一一看透了。大

师和蔼可亲的对我说:「我可以收你为徒,但你必须慢慢的学起,像小孩一样先学爬,再

学走,再学着跑。我要问你一件事,你内心里要老实的回答我,你必须热爱祖国、热爱人

民、热爱世界和平,让台湾同胞回来投资,相互文化交流,促进真诚友谊,台湾和大陆是

一家,不是二家,要避免不必要的战争,人民得到幸福,才是我们的幸福,世界的和平就

是我们的幸福,我不喜欢政治,这是我做一个佛教徒内心要说的话,你能做到吗?」

此时此刻我还有什么可说呢?我感动得流下泪来,大声说:「尊敬的师父呀!您说的

话,我完全能做到,听您老人家的话。回去就不当党主席,不搞政治了,您让我做什么都

行,我只听您的话,任何人的话都不能替代。」


    师父听后很高兴的搀扶我起来,又继续说:「我准你来学习佛法,但要吃得了苦,而

且你要有足够的时间经常来成都。」


    我回答:「这没问题,我什么苦都能吃,什么事都能做。」


    第二天我非常诚敬的写了一篇拜师文约,并带着鲜花、水果及七千元美金,正式向大

师行了拜师礼,师父把我的礼品统统收下了,却将七千元美金退还给我。


    师父说:「你今后要常到大陆走动,而且经常要用到钱,这权当作是路费吧!」


    我再三不同意收回,但师父威严的声音和坚决的态度,使我不得不收回供养。从那天

起我沉浸在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乐和幸福之中,因为我有伟大至高无上的师父了。


    临回台湾时,师父摸着我的头说:「你要记住,不在特别的情形之下,你不能暴露我

是你的师父。」


    回家之后,我把这件事向文中侠师兄谈起,文师兄听后带着开玩笑及讽刺的语气说:

看来你是孙悟空来转世的啊!」


    我回答说:「为什么?」


    文师兄说:「因为你背着我拜师求法去了,我的师父就像孙悟空的师父一样,不允许

徒弟暴露师父。」他说此话时还恶狠狠的瞪着我说:「等一个月后我和你一路到成都去。

」一九九二年六月底,我和文中侠师兄再次到成都拜见师父。


    师父很高兴的说:「我明天带你们到静蕙山去看一看。」


    第二天九点过后,我们师徒一行三十余人,浩浩荡荡向静蕙山出发,当车行至离成都

市区三、四公里的地方,突然看见一位像济公和尚打扮的人,迎面拦阻师父的车队。


    师父一看说:「那是你们云子师兄嘛!」车立即靠边停下来,云子师兄向师父叩长头

,师父问他到那里去?


    云子师兄说:「我到文殊院办事。」


    师父说:「那你快去吧!」


    这时文师兄指着云子师兄对师父说:「师父!我们怎么会有乞丐师兄?」转过头来对

云子师兄说:「你像一个烂乞丐、臭叫化,居然成了我的师兄,师父也太不注意形象了,

竟然连烂乞丐、臭叫化都收为学生,我是堂堂的党主席,居然与乞丐在一起称兄道弟,这

不是太丢脸了吗?」


    云子师兄一听这话,像济公和尚一样哈哈大笑说:「民主统一本是空,党派主席是虚

荣,云子修道常住洞,来去自如走太空,如今与吾相称兄,千载因缘今日逢,三藏经论汝

当通,破口错词则无功,抛尸眼前与人同。」说时即拿出一纸条,上正写着这首词句。


    师父当时忿怒的呵斥:「云子不得无理。」


    云子师兄立即跪地向师父忏悔,师父说:「你去吧!去吧!」


    我们一行三十余人继续向静蕙山迈进。这时云子师兄拼命在车子后面追着奔跑说:「

师父呀!我要到静蕙山,我要教育文师兄呀!」他如痴如疯地追着汽车,破烂的衣服随风

飘荡着。


    师父说:「把车加足马力吧!你们云子师兄跑得快呀!不开快点,他会追上我们的。

」这时车速加到八十公里,很快的把云子师兄抛到后面,消失的无影无踪。


    文师兄说:「师父把云子师兄说得太厉害了,他就是变成狮子、老虎也不可能追得上

汽车嘛!」由于路上车子不多,不到一小时车已由成都到达静蕙山庄。


     突然从半山腰传来一声大喊:「师父呀!我在这里给你老人家接驾啊!」


    此时大家抬头一看,原来是云子师兄盘腿坐于一棵树桩上。见了师父,云子师兄立即

下来倒地跪拜师父,很有礼貌的施行大礼。我们一看他杯中的茶早已喝白了,给师父泡的

茶也已凉了。师兄弟们个个都有同感,他真是济公活佛降世,驾着神通而来。于是师兄弟

们恭敬的跪了一地。


    文师兄上去递上自己的名片,向云子师兄说:「师兄呀!你真是高人呀!」


    云子师兄随手将他的名片抛向山谷说:「我这乞丐那有资格当你的师兄啊!」「我倒

要劝你两句,你的生命很快就要结束了,还不快向师父求救,更待何时啊!」


    从台湾和香港来的师兄弟们原来没有与云子师兄照过面,这突如其来的神通力量把大

家都吓呆了。随后一个个排着队向云子师兄顶礼,香港的方健全先生,刚刚跪下顶礼时,

云子师兄就叫出他的名字来;台湾的李庭英小姐顶礼时,云子师兄同样叫出她的姓名;台

北、台中同乡会会长王光和先生及夫人王梁金女顶礼时,云子师兄同样叫着他们的名姓,

如此一个接着一个的顶着礼,云子师兄都一样一个接一个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姓,真是神通

广大,法力无边喔!我高兴的不得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啊!我真正找到稀世难逢的大师啊

!我正高兴的时候,文师兄满怀嫉妒之火,面向师父,两眼喷出愤怒的火光,指着我的鼻

子破口大骂:「你不应该背着我到师父那里去学徒。」当着师父的面咆哮如雷,对我骂出

最难听的话,又对师父说:「师父啊!为什么不把这些本事教给我嘛!我是阿难,专门提

师父的意见。但是,提意见是对师父最大的尊敬。喜饶根登算什么呢?他来得比我迟,你

反而对他好。」


    云子师兄在一旁见到文师兄对师父无礼之举,突然结上手印,正欲向文师兄打去,说

时迟那时快。


    师父大吼一声:「云子不得无礼。」


    云子一惊,才把刚欲打出的手印收回,师父为避免伤了师兄弟之间的和气,命云子师

兄立即离去,云子师兄随即跪地辞师。


    此时宏全师弟说:「我们看他如何走法。」


    祇见他穿着破衣、破鞋,带着茶壶、芭蕉扇子,拖着一摇一摆的双脚,三脚一点头,

欲醉不倒的样子,走不到三丈远突然间「刷」的一声,只见他一个飞步,顿时不见踪影。


    此时站在一旁的文师兄怒火达到顶点,手指向我的鼻子大声骂道:「这算什么?你欺

骗了师父,师父若是教了你本事而不教我就上当了。你这台湾的孙悟空,你逃得过唐僧师

父的手掌心,逃不了我这如来佛的手掌心,我要把你的事全部暴露给师父。你是台湾黑社

会的......。」文师兄用尽一切恶毒的言语,大肆攻击毁谤站立一旁的我。自始至终我都

面带微笑,不露任何声色,逆来顺受的面对这一切侮辱。此时以王光和为首的台湾师兄弟

们实在无法忍受文师兄的无理,便上前与之理论,而文中侠已经被怒火冲昏思维,像一只

怒吼的狮子般,吼声如雷,震荡山谷,对众位师弟吼着:「我要主持正义,绝不允许喜饶

根登这小子欺骗我的师父,绝不允许他把师父的本事骗走。」又对师父说:「师父啊!您

老人家要给他戴个紧箍咒,他要乱说乱动就把它箍死。」这时师父在一旁闭口不语。他们

在一旁争论了约四十分钟。


    师父才说:「你们闹够了没有?它非即我非、同体名大悲。你们连这一点包容的气度

都没有,还谈什么修行呢?」然后指着文师兄说:「我不是告诉了你吗?三年的寿命,毁

谤别人就能延长寿命吗?」


    文师兄这才停止了毁谤恶语,静默站立一旁。


    师父走到我的面前,我急忙跪下去,师父惯性的伸出右手,摸着我的头说:「如此忍

辱,孺子可教也。」此后师父亲切的声音,随时在我的耳边回荡。


    那天回到成都宾馆后,我真是兴奋,自认为明天就能学到至高无上的佛法。第二天一

早我就去求拜师父,请求师父传我佛法,教我功夫。


    可是他老人家说:「信愿行、戒定慧、四无量心、六度万行才重要啊!除了经律论我

有什么本事教你呀!」说完后一言不发,我用尽了各种方法及手段,向师父求法,师父只

讲一些世间法,但一提到佛法,就说:「我今天累了,你回去休息嘛!」好在师父平时开

示公众时,都能让我们听到很多正知正见的佛法。


    时间一天天过去,由于我自喻是惭愧修行者,还没有学到本事,心理十分着急,一九

九二年底又去向师父求法。


    师父还是那句老话:「我有什么本事教你啊!你跟我学医病好吗?」


    我说:「师父啊!医病要学,但学佛法更重要呀!」


    师父说:「你要学关心人呀!昨天晚上在那里睡觉?是在舒适的宾馆里睡吧!」


    我说:「师父呀!我在舒适的锦江宾馆里睡觉,睡得很好,谢谢师父您的关心。」


    师父突然正色说:「你睡得很好,别人睡得好吗?你到火车站去看一看吧!在那里等

着赶车,露天过夜的人有多少?要学本事,也许就在那些人身上。」 


    当天晚上,我到了车站售票处门外徘徊,十二点钟以后,发现果然有人在地上过夜,

有人在倚子上睡觉,横七竖八的倒在各个角落,蒙头酣睡。我细心的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

,寻遍每一个角落,都没有找到一个仙风道骨的人,师父要我在他们的身上学本事,那里

去学呀?我正低头思维,猛一抬头,突然在车站的广场上,借着昏暗的灯光,隐约见着一

个人,他披头散发,裸着半截身子,穿着破烂衣服,露出肮脏的肉体,身体在寒风侵袭之

下不断的颤抖,我想这一定是高人化现吧!因此我走上前很亲切热烈的喊了一声:「师父

啊!这里很冷,你到我住的宾馆去睡好吗?」


    他狠狠的瞪了我一下白眼,理也不理,继续闭上他的眼睛。为了表达对他的尊敬,我

把身上的外衣脱下,盖在他单薄、裸露的身体上,他照常如如不动。我想我绝不能像文中

侠师兄那样有眼无珠,这位肯定是像云子师兄一般的高人,我恭敬的向他顶了一礼,即刻

回到宾馆,沏上茶水,等着高人前来指点迷津,可是左盼右等过了一夜,高人还是无影无

踪。


    隔天晚上我退掉宾馆,带着所有的衣物去露宿车站街边,说句良心话,那感觉真是难

以用语言形容,躺下不到几分钟,浑身就不自在的哆嗦着,犹如睡在冰窖里,想着、想着

,内心好心酸,一个堂堂党主席,本事没学到,竟流落街头睡冰窖;此时我才真正体会挨

冻受饿睡街头的那些人有多么的痛苦!正在沉思之中,突然如雷贯耳一声大吼:「尝到味

道了吧!」我顿时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个与大达摩祖师形像无二无别的尊者,站在我

的面前,原来是我的老师兄,我翻身起来正准备施礼,师兄不由分说,一把收起我的衣物

,把我提起来背在背上就走。


    老师兄说:「我再晚来一步,你就变成冻殭的冰人了。」


    我颤抖着说:「师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老师兄说:「我怎么会知道呢?我又没有神通本事,我是打电话到宾馆,说你退了房

,怕你失踪,我才到这里找你,再找不到你,师父就要报警了。唉呀!走失台湾同胞那还

了得吗?」


    我说:「师兄呀!我在香港没有签证,师父他老人家都知道得一清二楚。今晚在这里

难道师父不知道吗?」


    老师兄说:「你知道什么,师父不是经常告诉你,说他是没有本事吗?你跟他学都是

白学的,学吃饭,学穿衣。」


    我当时听完心里非常难受。心想:「老师兄竟敢对师父如此无礼。」我大声喊叫:「

你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吧!」


    老师兄说:「不要动,听话点。」说完,双手像铁钳子一样,紧紧扣着我,我拼命挣

扎,丝毫动弹不了,这时老师兄加快脚步,行走如飞。


    我说:「师兄啊!不管你有多大的本事,我不要跟你在一起,你怎么可以忤逆师父,

竟说师父是教吃饭的。」


    老师兄听后,大声说:「你还敢嘴硬,我叫你好受。」


    我说:「不要多说了,快把我放下来。」


    他干脆不理不睬,照样健步如飞。说着说着已到了师父家里,师父还在那里等着我们

。老师兄将我丢在地上,跪下纳头便拜,我也跟着跪拜师父。


    老师兄说:「回师父,任务完成,此人可以。」


    老师兄抱来两床被盖,将我包起来,这时师父伸出他慈悲的手在我背上一按,天啊!

真是厉害,像一块烫铁板,剎那间,寒冷尽除,感到暖流复身。


    我趁此机会说:「师父啊!你教我本事吧!」


    师父说:「其它本事没有,驱除寒冷的本事有一点点。」


    我说:「好嘛!驱除寒冷的本事我也学。」


    师父说:「好!你明天赶快回到台湾,等一个月再来,我教你本事。」


    第二天,我把这件事告诉我的师姐,师姐捧腹大笑说:「你遇到了疯子。在文殊院旁

边的小巷也有一位长年在街边睡觉的精神病人。师父要你去体验关心别人,睡在宾馆与街

头有何差别?有钱有势的人,不要忘记了饥寒交迫的人;不要忘了挨冻受饿的人,对众生

要有爱心,你到那里去找高人呀?我们师父就是至高无上的高人呀!你实在太胡涂了,像

云子师兄这样的人,他都是师父的弟子,你太可笑了,竟把黄鳝当成龙。你还是仔细的去

想,去悟吧!」师姐一番开示,我才恍然大悟,我连声哈哈大笑跟师姐说:「谢谢你的指

点。」


    当天,我就请旅游公司买到了回香港机票,再转回到台湾。在家里左盼右等,好不容

易等到了一个月,立即去买票。第三天我终于又到了师父身边。


    师父问我:「你上次离开台湾到今天有多少日子?」


    我说:「一个月零三天。」


    师父说:「既然知道一个月零三天,那你为什么还不赶快回去呢?」


    我听到师父的话,感到莫名其妙地说:「师父不是要我等一个月来学法吗?」


    师父说:「我说要你等一个月,不是要你多超过三天呀!你已经来迟了,传法时机已

过了,你赶快回去吧!」


    当时我拼命的向师父解释,可是他听也不听,理也不理,干脆拂袖而去。我把最后一

线希望,寄托在师父的侍者身上,我跪在地上求他们帮我讲情,希望有一线生机。


    师父的侍者走上来说:「大师已经走了,他不会接待你了,你赶快回去吧!等一个月

再来。」


    当时听到此话,我如雷轰顶,难过的程度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只有跪在地上向师父的

座位,顶了一礼,跌跌撞撞地回到宾馆,伤心地哭了一场。正当我要失掉信心的时候,突

然回忆起师父的佛法事迹。想起一九九三年十二月的一天早上,我到一位师兄家,他的儿

子小雨子,很热心的接待我,坐下来不到半小时,他便对我说:「师叔你等我一会儿好吗

?我现在到师爷那里去,求他加持一下,因为今天我要随成都军区某汽车团队进西藏。」


    我说:「好吧!你去吧!」他跟我道安以后,便去了师父家。不要一小时,他回来了

,见到他脸上的高兴劲儿,准知道有喜事,我说:「你高兴什么?」


    小雨子说:「师叔呀!我得救了。师爷已经为我摸顶加持。」并说:「我这次进西藏

有危险,但丢不了命,受不了伤。」


    当天下午小雨子离开成都,随同一个汽车连队进藏去了。一个月后我来到成都时,果

然意想不到的奇迹发生了。死神没有要他的命,也没有让他受伤。


    小雨子说:「我随车队前行排在第三辆车进入察隅、德姆拉山地。此地山势险要,绝

壁盘谷,万丈悬崖,头两辆车安然过关,我驾驶的第三辆车,突然把悬崖口的原木筑的路

基压崩了,只听「喳」的一声响。我这辆满载军需物品的东风型军车。向云雾环绕的山谷

坠落下去,此时全连同志悲痛绝望,静默哀祷。因为近几年来此地多次翻车,每次都是人

车粉碎。在指导员的指挥下十多位战士立即下崖抢救我们,这些战士用了十多分钟,连滚

带滑才到了崖底,当他们跑到一半路程的时候,一个名叫彭万军的战士,就拾到我戴的棉

帽还有皮鞋,他就不想下去了。


    他后来说:「当时我真的不想下去,因为害怕看到那种车体支离破碎,而且尸体不完

整的血淋淋惨相。后来又考虑到我们的感情这么深,无论如何也要下去替你收尸。下到崖

底后只见下面到处都是乱七八糟支离破碎的汽车残骸,而你们的那一辆新车早已不知去向

,经仔细搜查,才发现根本没有完整的车,此辆新车已四分五裂,粉碎崖底。」


    当大家在已经完全变形的驾驶室内看不到我们的时候,大家都十分着急,也十分伤心

,四处仔细寻找,大声呼喊,终于在车架旁边的一棵大树后找到了毫无损伤的我。


    当他们准备扶我的时候,这时我说:「我没事,我自个儿走。」谁都不相信我的话,

大家心里很难过,以为这是回光返照。


    当他们把我送到察隅县医院,经医生详细检查的时候,果然一点伤也没有。」


    小雨子说:「在翻车的过程中,我始终都是清醒的。当车刚翻的时候,我还叫旁边的

战友把扶手握紧,车愈翻愈快,我好像看到死亡的魔爪在向我伸近,心中不禁万分的惧怕

,大声叫道:「阎王,你敢取我的命,我师爷会找你算帐的。」由于仰仗师爷的佛德,车

子又翻了两下,猛的一下就停住了,在停住的那一剎那,完全变形的驾驶座车门,猛的一

下打开,在此之前,我这边的门锁坏了,我是用外锁锁住的,按照常理,驾驶座变形后,

门是根本打不开的,何况我还是由外锁,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出来,什么时候清醒,只觉自

己趴在破车旁的大树后。十多位战士用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才把我俩从崖底救上来,当

战士们把我和赵其林两个抢救上来,送到察隅医院的时候,我们的教导员也赶到现场了,

他巡视现场后,知道我们的情况,感到非常吃惊,马上作二点指示:

  (一)请察隅县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抢救两位战士。

  (二)作好追悼会的一切准备工作。


    为了了解事故的发生,汽车管理部门经详细调查结果,才知道从掉车处到崖底为一八

四公尺深,难怪一辆新车,纷花乱碎,只看到汽车的四组轮胎和二个人完好无损。四组轮

胎毫无损伤不稀奇,但是人能丝毫无损伤,堪称绝世奇迹,这件事中国大陆四川蒲江该团

队是人尽皆知。」


    我的师父是世界佛教泰斗,他的道德好伟大,不能用语言形容,随便加持一下,便能

施与无畏救苦救难。他这方面的真实故事,在我的心中储藏了很多,所以不管他老人家怎

么考验,我也要坚持到底,学到他老人家的如来正法。就在第二天师父接待我的时候,看

到他走路几乎难以举步,经我礼貌了解,才知道师父生了重病,原来左脚小腿上部生了脉

管炎,细看之下,令人吃惊。又红又肿外,有些部分还已破皮流脓,且左脚小腿红肿的比

右脚大了一倍。他又正发着高烧,我心里好难受,这么伟大的师父得了不治之症,教我非

常难受,师父看出了我的心。


    师父说:「你不要难过,其它大菩萨生病是为众生受苦,我这个普通行人生病就是业

力缠身呀!这是果报哦?唉呀!我呢没有本事,就随它的便吧!」


    师父的这番话和不治之症,倒使我捉摸不定,如果说他没有本事,这完全不是真话,

因为就凭我亲眼目睹及亲耳所闻的事实来说,当今我还没有真正见到那一个大德、活佛能

与我的师父相比。


    但一看到师父得了这么重的病,一系列的问题,使我无法解开心中的疑惑,不管师父

怎么讲,我也知道他老人家是佛教界无与伦比的大德,有如佛陀在世无二无别,要不然,

为什么我的师兄们大都为当今大活佛、大法师、宗派祖师,他们无疑都是大菩萨,因此不

管师父怎么说他自己只是普通行人,但我看小孩也不会相信他的话。他老人家的病态和这

一番话,改变不了我求法的决心。次日,听说师父要为法师们开示,我也去参加了,在师

父还没有到达之前,我向活佛、法师们讲了师父得了脉管炎病症的事,希望在座的高僧大

德法师们,为师父想想办法。大家听到之后心里都很难受。师父来了之后,坐下正要开始

讲课,我和法师们都跪下求师父先治病,并要求给我们看一下病状。


    师父很安详的说:「那一位说我有病?我这二天感冒了,是有些咳嗽,身体也有点不

舒服,但今天上午我已经服了药,问题不大,过二天就痊愈。」


    我听了以后说:「师父!您脚上的脉管炎都已经发脓了,应该马上治疗。」


    师父笑着说:「你整天就是无事生非,我那里得过脉管炎。」


    我说:「师父呀!脉管炎不就在您的左脚小腿上部吗?」


在大家的共同要求下,我们看了师父的病况,今天的脚更加严重了,难怪师父高烧到

了三十九度九。我们再三要求师父必须住医院治疗,可是他坚决反对,由于我们都是做弟

子的,拿这件事也没有办法。但大家心里都紧张万分,我的忧心就更不用说了,次日师父

照常开课,他讲完课时,我们一起跪求他马上治疗病症。


    师父说:「用不着啦!病已经好了,你们不用担心。」


    可是我们谁也不相信师父的话,照常纠缠师父治疗脉管炎。


    师父突然生气的说:「你们不相信我讲的话,还是听我讲什么课?听了以后,又有什

么用?」说完后一言不发,就离开座位走了。


    第三天师父照常开课,当师父坐下来以后,此时此刻我们心中很难受,想到师父脉管

炎那么严重,还每天坚持为我们讲课,有的师兄已流下眼泪。


    师父说:「你们不要伤心,你们这种心情是无法听好课的。」


    这时我们什么也顾不了,大家几乎是同一观点,强烈要求师父马上治病,师父也知道

我们为他的病而担忧,无法静下心来好好听课。


    这时他安详的对我们说:「我身体比你们好,这点病害不了我的。昨天晚上我已经用

了一些非常好的中草药包起来了,这个草药很快就会使它好。」


师父为了让我们安心的听课,就把左脚的裤管拉起来,果然用中草药包上了,当天我

们听完课很早就各自回到住处休息,准备隔天与师兄弟们到峨嵋山去。


    隔了五天自峨嵋山返回之后,我们立刻去探望师父。当走到师父家门口时,听到里面

有霹哩拍啦的声响。


    一为侍者说:「大师正在教授武术。」


    我们感到很奇怪,在没有惊动师父之下悄悄走进去,见师父正在教一位姓刘的腿功,

不知道教多久了,祇见它穿一件短裤和内衣,整个小腿全部暴露在外面,大家仔细注目一

看,腿上那有什么脉管炎,早已无影无踪。前几天师兄弟们所看到又红又肿流着脓的脉管

炎,到什么地方去了?


    这时候师父发现到我们的脚步声,大喊一声:「不准任何人进来。」


    但是我们已经快步的到了师父面前,师父平常都是很端庄的站着或坐着,接受我们的

顶礼,可是现在他却用衣服掩饰着小腿,要我们快些出去,等通知再进来。


    我说:「我们已经看到师父的脉管炎已无影无踪了,我们亦知道师父的神通广大。」


    师父知道我们已经见到了真实情况,他说:「这是中草药治疗的,不要开口就是神通

广大,要讲一点科学嘛!师父如果有神通,就不会像俗人一样在这里教武术啦!」


    我们仔细将师父的左脚小腿上部观察一遍,那里有得过脉管炎的影子,有什么中草药

这么厉害,就是一年半载医好,我相信也会有疤痕。当然,这个不用说,完全是佛法威神

之力所起的作用。想到这么大的威神力,不由得使我回忆起一九九一年十二月时的一个晚

上,我准备拜访四川省一位管宣传的领导。


    那晚师父忧心的对我说:「这位领导人没有和我见过面,但他很了解我、也很关心我

,只可惜他却不知道找我,你和他见面很好,只是生、老、病、死是谁也挡不了的,癌症

这个恶魔更难制服。」


    我听到师父的话后疑心的问:「难道他要生癌症吗?」


    师父镇定的说:「我如果说他要生癌症,恐怕谁也不会信的,因为他现在根本没有显

出癌症症状,但以后你就会明白了。师父说:我没有未来先知是一个医生讲的。」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位负责宣传的领导人,果然被癌症夺走了生命。


    师父还说到:「另还有两位省级领导,也在近几年内要离开人间,他们现在已经显露

了病态,特别是一位秘书长职务的领导,他若不遇车祸就得遇空难。」


    我请问师父:「要多久时间?」


    师父说:「等两年吧!」


    师父还说:「我内心很难过,想帮他们可是与他们不认识。算了吧!一切随缘,反正

作为人就得一死,没有什么稀奇。」


    果然如师父所言,没有差错,这位秘书长先生虽认识我的一位师兄,却不肯经由我的

师兄求师父帮助,而在一次外出时,突遭车祸死亡。而我这师兄的儿子小雨子,竟然能掉

下一八四公尺深的悬崖而毫发不伤。


    我的师父不但能自身调病,且能疗疾他人,并能了知他人吉、凶、祸、福、生、死,

因此师父患了致命的脉管炎,却能安然无事,就不足为奇了。现在我说这些,确实觉得既

幼稚又好笑,因为今天我在功夫的修练下,终于明白了,这些有何难哉!一切都是佛论自

然科学之理。


    近日我在千余信徒之中,依观音大悲心起修,请来了释迦牟尼佛、观世音菩萨、文殊

菩萨....等诸大菩萨,此为信者们当众所见,并经记者们现场观看后,在部份报上写了文

章发表这一公众所见的事实。


    师父和佛法的伟大不可加复,非同于世间上那些号称大活佛、大法师之流,所能沾边

的。


    师父经常教导我们说:「修行要有惭愧心,不要把自己看成活菩萨。六道众生都是我

们的父母,我们要施予他们四无量心,把他们的苦难,当成我们的苦难,把他们的幸福,

当成我们的幸福。」


    师父大公无私的圣品及道德,我无法用言语表达他的高深。可是我当时在师父那里因

学不到佛法,而整天接受考验时的心里压力确实很大,为什么别的师兄弟不须经过考验,

师父很快的就把佛法及本事传给他们,而偏偏对我百般刁难。为此,我以前一直想不通,

直到今天我终于明白了。


    我走过很多地方,也拜见过很多大活佛、大法师,如果把他们拿来与师父相比的话,

等于一尺比十丈,师父无论是佛法的高深、道德的纯净、大公无私的境界,实为当今大德

无与能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3.5%

发表于 2018-5-25 23:47:4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底栏

关于我们|留言咨询|电子信箱|网站声明|管理制度|网站地图|违规处罚|手机版|Sitemap|正法宝殿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1-19 04:38 , Processed in 0.218747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wincache On.

Powered by 正法宝殿

© 2011-2020 True Buddha-Dharma Hall.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