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宝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正法宝殿

查看: 637|回复: 1

[受用感悟] 圆满 ——从皈依到家丧

[复制链接]

升级  20.95%

发表于 2016-5-16 13:3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圆满
——从皈依到家丧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我皈依入佛门,依止尊者香格琼哇第四世多扎信雄仁波切。十一月上旬,在台湾,一位师兄听闻我刚入门,问我:「有信心了么?」当时有些哑然,故而选择静默。
                          
  其实,说真的,我闻习的时间甚短。一时之间,也没什么特别巨变可以大书特书。一直以来,对于己身,老觉得不满。诚然,相较于贫苦大众,我该是很好算是不错了,但也就是本于这样的很好算是不错,产生了苦楚挣扎。
                          
  约莫二零零八年,因为孩子的关系,认识了雅惠师姐。我们这些在美国的妈妈众,来是一阵风,去也是一阵。久久不见,多半源于各自的家庭因素,再或见面,也是点头。我,不喜讲自家事,但长期的压抑,让原是不该相交的两人,开始有了交流。感谢雅惠师姐能够耐心倾听,更感激她能有同理之心。尤甚者,她偶尔不经意的言及H.H.第三世多杰羌佛,并说到法音
                          
  二零一零年,雅惠师姐开办脚底按摩课。若说我想去学,还不如说我是想去拓展自己的生活圈子。借由师姐的引介,我认识了两位仁波切及Sandy、秀美师姐等。在张师兄的工作室内,我初次听闻法音。若要问我:「第一次闻法,感受如何?」
                          
  呵呵,愚惭愧。愚本生性鲁钝,直至今日,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神通与异常,硬要我道个子丑寅卯,那就是听闻法音,只有舒服、平和、不排斥。这或许也就是为什么那位师兄一问信心,我有些愕然。从二零一零下半年起到皈依前,时间并不长,况且我闻法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断断续续。
                          
  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一日,机缘到了。感念香格琼哇尊者上师为我等四人举行仪式传授皈依佛教,当日同时受法于上师龙舟仁波切。十月二十一日是礼拜五,下个礼拜六为既定的放生法会,上师等都很忙,忙中依然拨冗为我等传法,非常感恩。
                          
  十月二十六日下午,在硅谷的小阿姨,语带硬咽的告知我:「姥姥离世了。」难受,理所当然。一时之下,除了知道要马上回台外,还有就是上师的传法无法参加了。打电话给雅惠师姐,其实不过是很单纯地想请假,让她帮忙告知上师,我有可能没法参与上师的传法。忘了雅惠师姐是怎么说的,估计是说现在传法机缘很少之类的。师姐要我自己打电话,讲实在话,除了当时的心境与那时已经是超过一般的正常上班时间外,对于师字辈的尊者,我是仰之弥高,颤颤巍巍,这电话我是能不打就不打,更何况两位尊者上师和我仅是几面之缘,压根不认为会记得如蝼蚁般的我。我没有所求,不过是有些惋惜,惋惜那可能会错过的学法,与之前答应上师的承诺。最后,那通电话还是由雅惠师姐打了。数分钟后,师姐跟我说,尊者上师愿意修法回向给姥姥,要我提供相关资料。当时的我,惊愕程度不下于感恩。毕竟,我才刚入门。
                          
  尔后,拨了通电话给我哥。才知道事情刚发生,临近的后辈都已随侍在侧。那时的我,原先只想自己回去,因为当时与丈夫的关系是能不语就不语,家中狭路宁可侧身也不目视,但是哥的一句「不合礼」,使我挂了电话,不得已必须硬著头皮对他说:「家里希望能够一起回去!」没想到一直把孩子当成天子挟之的他,竟然点头同意,此为圆满一。也借由帮孩子办护照等事宜,延迟了两日,刚好没误日期而得到上师传法,当然其中还得感恩上师特别提前传法,以及感谢其他同坛师姐的配合,此为圆满二。
                          
  我的姥姥,高寿九十五。六岁之前,我生活在姥姥家。今年三月间,我回去台湾,那时的姥姥言语便捷,虽常卧床,然犹能行步,饮食自理,可我知道握著我的手的她,已经不识眼前的我了,所以回到美国后,多少已有心理淮备。在大学研习过生死学的我,虽有不舍,但知道在某些情况下,离开其实也是她的愿望。回去前,已闻风声;到台后,确定丧礼采天主教形式,在教堂举行,此又为圆满。为何?我大舅不信教,小舅不信教,而我娘及小阿姨为受洗的天主教徒。多少后辈,因为彼此宗教的信念不同,让先辈的丧礼要不一分为好几,要不互相争执,到后来手足不相往来。而当下,拥有浩然正气的大舅,竟然会同意我娘的提议,在教堂中举行天主教仪式。而又,神父也愿意为一位从来没进过教堂的人主持殡葬弥撒。合乐平顺,难道不能称之为圆满么?
                          
  以前的我,或许对这样的处理会有些微词,毕竟天主教的模式,跟以往的传统相较,虽然庄重但是简单。其实,飘洋过海的外婆家,应该世奉道教。以前的几位长者归天,全家都是披麻戴孝,彻夜折纸焚香。此次,大舅家依然摆了祭坛,照旧折莲花金元宝,但较之以往,那是千万之别。
                          
  返台隔天,到殡仪馆将尊者上师赐与的金刚砂,撒在姥姥天灵时,顿然明白,采取这样的模式是不能再好的了。更以前的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的姥姥曾经拿过政府颁发的优秀母亲奖。这个奖,不是因为有个官拜还不错的儿子,不是因为有个学业还顶好的女儿,而是在年约八十,还裹著小脚,手牵著残疾的表弟徒步几里,每日风雨无阻地带他上课,学校老师感念她的精神,上报给政府所颁的。
                          
  同族的人都知道家里好的事情,却不甚明了在一盈的背后总有缺。家族的教养,对于不怎么搬得上台面的事,选择隐晦不讲。母亲在我负笈来美后,将姥姥及小舅一家接来同住,分担照料直至七岁还不能大小便自理的表弟,这是个沉重的负担。我母亲借由教会,倾众人之力,让表弟现如今还不错。我表弟受洗了,而我姥姥从来就对母亲所信的教烦恶。不过,要说我姥姥能撑到高龄,难道不也就是这份牵挂么?既然牵挂,那么就让她在那一头看著引领,于此说来,这难道不也叫圆满?
                          
  我姥姥不信神佛。我娘说,让她到教堂,她是千百个不愿意。在天主教的每回弥撒中间,都有人拿著奉献袋,挨个地接受奉献。其实,那也就是随喜,不放也没关系,这原本也没什么,毕竟教堂开门,也总躲不掉柴米油盐,教会没有营利,若没有教友奉献,如何维持?但是,看在我那位壮年即不做事、拿著残障手册、靠领政府微薄福利的小舅来说,那就是心里头的不舒服。借由他的口,道出委屈,再看著自己的女儿,老带著孙子往教会跑,所以在姥姥生前,绝少听过对我娘的宗教信仰有正面的评价。
                          
  我姥姥不信神佛。我娘说,姥姥祖上世代,在家族的山上造庙供奉,此庙宇还领著皇粮。但,又如何?她念兹在兹的亲慈,海峡分隔后,不但没有坟土可拜,连死因都不明,自己的手足还是改姓换宗,才得以残喘。所以我娘说,姥姥不信神佛。
                          
  在告别式之前,我几乎天天在舅家折著也不知道属于什么教的莲花元宝,口中喃喃念著才学会的百字明咒。一日,舅妈问我念的是什么?她也想念念。我记著上师说过的戒律,再来自己也没什么资格、能力可以教或是告诉谁谁谁,该念什么经,诵什么咒。我说:「念什么都好,舅妈会什么就念什么。」
                          
  仪式前一日,彩排时刻,舅妈望著姥姥遗照,跟我说她念的是观世音菩萨的经咒。我两眼微抬说道:「极好!姥姥念的就是这个。」舅妈神情讶异地看我:「是吗?什么时候?怎么没见过?」
                          
  是啊,没见过。从小在姥姥家长大的我,除了过年见过拜祖先磕头外,没见过仙逝的姥爷、姥姥,拿过什么香,拜过什么佛。但是我知道,约略在姥姥六十余岁、姥爷还在世的那段期间,每日天还未明,裹著小脚的她,会徒步往附近小山上走,直到见到观音庙,合掌三拜,稍事休息后,才信步下山;一去一回,约莫一个时辰。晚年,她的床头几案,除了药品,还有一两本也不知是从哪来的《心经》、残本佛经及我娘提供的《玫瑰经》。早年做过高位的儒生姥爷,曾指导过她一些,也算知文识字,但生活的淬炼,当时的时空,让姥姥及长以后随即丢文落字。没想到晚年以后,在没人指导下,自己看著本子,那《心经》不见得读的十成十,但也有个七成七。
                          
  或许现今的社会,丧事处理的都很迅捷。从离世到仪式,不到三七。回台后一连下雨,十一月的北台湾竟是霪雨霏霏,完全不似当年所读的夏雨冬旱。连绵下了几日的雨,告别式当天一早,转为艳阳,几乎照干了前几日路面上累积下的湿漉。过后隔天,又开始十一月的梅雨。约莫两个礼拜后,入塔当日,又翻转为晴。
                          
  看了看当日的照片,竟有三分之一是闪烁晃动,那日神父按民俗仪式焚香,那一缕的飘忽,竟是绝等的清檀。尔后旋想,或许当日,从未踏入教堂半步的姥姥,也驾临做最后的惜别。
                          
  从皈依到家丧,平顺圆满。纵有枝节,最后也不觉枝节会带来如割般的刺痛,反倒是温润舒合。从来没有想过进入佛门,要什么信心;没有什么特别所求,也就没有因为要求得什么,得到之后所引起的怦然悸动。若说要有所求,那就是平顺和祥。而今回顾,平淡中已有所得。皈依不过是个入门,堂奥的深浅,还得点滴承受修习奉行。
                          
  一直不愿提笔,实在是自觉没什么可书,文字也不见得高明到哪去。寥寥几言,不过是记录先人事情处理的圆满喜乐,特别感念来自那不可言喻的佛陀圣意,以及上师与所有师姐在当下给予的方便!
                        
佛弟子 妙育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


文章转自 佛教正法中心:http://www.tbdchq.org/menu.php?cat=detail&id=1463015213


分享到: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6.67%

发表于 2016-6-18 21:06: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佛修行的心路,要靠无常出离心的坚定方能通达无碍一路顺畅少有曲折。步履坚定自有甘霖愈甚何愁彼岸不显现。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底栏

手机版|网站声明|管理制度|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违规处罚|网站地图|Sitemap|正法宝殿   

GMT+8, 2017-11-24 07:53 , Processed in 0.140625 second(s), 4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正法宝殿

© 2011-2017 True Buddha-Dharma Palac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