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宝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正法宝殿

查看: 408|回复: 0

《揭开真相》(十六)浴佛法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0 00:3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六)浴佛法会

  大法王师父从开始作韵雕至今,算一算也有几年了,难道长期观看韵雕作品,就能成就吗?当然韵雕作品确实神奇,好看得不得了,但这能让我解脱轮回吗?再加上僧团中师姐妹之间的相处,依旧是矛盾重重,针锋相对,虽然我已经知道大法王师父是真正的大圣者,但是我心里的纠结仍然解不开,偶尔还会冒出不净的心念,以及想离开的念头。

  一天,大法王师父告诉我们说,要亲手做浴佛莲池,因为最近即将有一场浴佛法会要举行,而且是“胜义”的,不是“世俗”的。

  以前在寺院中也参加过浴佛法会,不过并没有如此大费周章,连浴佛池都要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所以必须自己制作,不仅如此,还有浴天池以及天龙八部的塑像上色等,另外还有金刚法台、金刚基柱、地轮、天章、金刚种子字、唐卡等等的准备工作,非常的繁琐,根本就不是一般外边寺庙的“世俗”浴佛法会的概念。金刚基柱要打得很深,要非常坚固,大法王师父说:“法会虽然看到没有风,但是修法的时候会有大风突然卷来,如果不坚固,金刚基柱一定被风卷倒,整个帷壁都会随金刚基柱而一起倒,那就修不成胜义浴佛法会了。”

  做浴佛莲池非常麻烦,要用最上好的木料来制作,还要打很多道油漆,有各种色彩,包括浴佛池中央的莲花更难做。浴佛莲池做好后,自重约七百磅,大法王师父说要少装一点水试一试,我们装了三十多桶水进去,大法王师父让我们把它抬起来,把水倒出来,这时大法王师父和我们一起抬,可是大家拒绝让大法王师父来抬,因为大法王师父已经很辛苦了。大法王师父就站在我们对面,让我们把水倒出来冲大法王的脚,结果七个比丘尼再加上两位师兄,大家使尽全身的力气,抬了五、六次,终于一边被我们起动起来了,可是高度达不到,无法将水倒出。

  我们就把脚挪进底部朝里面伸,准备用手足并顶,有的已经把一边放在大腿上了,就在这时,有的人没有力气了,不但浴佛池沉重地往下压下来,我们的脚也越来越无法承受,这时根本用不上力,无法将脚抽出来,感到快要把脚压断了,剧痛难忍,但是在巨重的压力下又无法拔出来,大家一片惊慌惨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大法王站在对面大喊一声,将靠近大法王那一边的浴佛池用手一压,这浴佛池竟然就被大法王师父轻轻压起来了,我们的脚很轻松地就和手一起用起了力,抬起来了,把水倒向大法王师父的脚,就这样一次水被倒光了,大法王师父的那一边根本就是最用不上力的位置,如此神力,闻所未闻,竟然用手一压,就把浴佛池压起来了,从杠杆原理上来说,是完全用不上力的位置,在大法王师父为了救弟子的关键时刻,又再度暴露了祂不是凡人,哪里是半桶水都拿不动哦!如果不是大法王,我看有好几个弟子的脚,今天都是残废了。这时我想起了师兄们曾告诉我,有一次嘎堵仁波切师兄和款师兄、宣慧阿阇黎师姐等一批人到大熊湖去,当时室内有一个古木条形大餐桌,非常地重,四个人抬都离不了地,而大法王师父无意间抓住一边,就整个把桌子抬起离开了地面,大家都说这真是不可思议,佛法无边哦!

  当天晚上我根本无法入睡,脑壳中总是在想,大法王师父太深奥了,根本不是我们这些人从外表上能看出大法王师父的本质的。

  可是尽管如此,大法王师父照常说祂只是给我们鼓了一下劲,让我们有信心,完全就是我们几个抬起的,祂根本没有力气来撼动帮助抬起这浴佛池。大法王师父现在说这话对我们来说,一点用也没有,我们根本不相信,因为我们清清楚楚,在大法王师父用手一压的时候,我们的手突然就轻轻把浴佛池提起来了。

  二○○四年五月二十六日(农历四月初八),举行了胜义浴佛法会,大法王师父开始起法,为了防止外道邪法侵入,因此就让在场的四众弟子、法王、尊者、活佛、法师、居士们,共同念心经、金刚经、南无观世音菩萨、嘛哈嘎拉、秽迹金刚、大悲咒或楞严咒,全部是用如来正法来念诵。

  这时坛城正前方一棵紫樱花树,立刻洒下纷纷花朵,遍洒坛城,天边祥云翻滚,树空花朵从法会开始,为时三个小时,花朵都在降下来,至法会结束,花朵立刻停止,这个时候浴佛池中全部都是花朵,这让我和与会大众,大开眼界,法喜充满。

  与此同时,整个天空万里晴空,艳阳高照,却有一朵祥云飘然坛城上空,云朵的阴影遮罩着悉达多法王子的铸像,像一把伞盖,从法会开始到结束,一直为释迦牟尼佛法王子像遮挡阳光。

  大法王师父开始加持浴佛莲池中的香汤水,大家倒入了九十桶水,每桶约重四十磅。大法王师父把白色法轮丢进了浴佛莲池中开始神变,就在此时,众人看到浴佛池中,出现了几个金刚相,彩色金盔金甲,红绿黄多色变换的绸缎服装,金刚们动作猛切,变化无穷,威猛怖畏,这一圣境现前吹破了一切黑业,众人惊叹不已,于此又是对大法王师父赞莫能穷,这个时候的大法王师父已不是我们日常生活中见到的大法王了,而是一位至高无上的天底下第一巨圣德,但大法王到底是谁转世,我们认为不是文殊菩萨,也是观世音菩萨吧!

  当众人恭诵祈请文时,万里无云,照常烈日当空,就在这一刻,竟然滚雷在上空打响,一声接一声,地动天摇,雷轰风啸,突然自西方卷来一阵大风,大众惊奇无比,无法言喻的祥瑞法喜,顿时充满整个坛场,世尊佛陀和诸天护法已圣临坛城上空,圣境现前!雷声和风啸约半分钟又骤然而止。

  大法王师父主持修法,庄严浴佛之后,此时众人必须将浴佛莲池内的法水请出来,转到旁边的浴天池,再由大法王祈请佛陀加持沐浴水来浴诸天,这是胜义浴佛法会必须的胜义境,否则就不名为“胜义”,而且更关系到法会是否真正的成了胜义浴佛法会。按照法义规定,是不允许把这水一桶一桶从浴佛池中打起来,倒进浴天池的,而是要把浴佛池中的水抬起来,倒进浴天池中,才属于合法取水。

  这个正方形的浴佛莲池自重约七百磅,再加入九十桶浴佛香汤,已重达四千两百六十磅,当时就上了十四个大男人合力去抬,但丝毫也动不了,大家轮番上阵,纷纷用尽了吃奶之力,青筋暴跳依旧无功而返,浴佛莲池丝毫未动,无法把浴佛池中的水取到浴天池中。这时法会没有成功的象征,这实在太糟糕,因为没有取出法水来浴诸天,而这四千多磅重的浴佛池,把大家的力气都加上去了,也无法解决。

  正当大家束手无策的时候,宣仪的隆慧大师也很着急,便问众人说:“你们谁能上来取水呢?”全场鸦雀无声,大家都低头不语,于是隆慧大师点名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说:“大仁波切啊!您能上来取水吗?”阿寇拉摩大仁波切请示了大法王师父,征得大法王师父的允许后,便说:“感谢大法王师父同意我取水,但我还要选一个人协助。”于是便找了禄东赞法王。

  现在只有两个人上场,大家依然很紧张,究竟能不能成功抬动呢?只听到他们两人高声念诵“嗡啊吽!”这浴佛池竟然随着咒音被撼然抬起,两个人就把浴佛池中的水“哗!哗!哗!”地倒进浴天池,众人大惊骇然,激动无比,哗然吼出“哇!”“嘿!”“我的天啊!”“Oh ! My God !”赞声骤然彼起,打破了刚才幽寂的空气,个个喜容于面!法会中完成了证量取水的关键仪式,大家惊讶赞叹,激动欢喜不已,如此超凡入圣的佛法,就在此刻展示了天下无敌的实况,众人在如来正法现前下,不得不五体投地。大家看到他们两位已经抬起来了,这时众人一哄而上,所有的人共同用力,结果照常丝毫不动,抬不起来,大家不甘心,就把浴佛池中的水打起来倒了一半,大家合力再抬,照常抬不起来。

  请得浴天净水,大法王师父开始修法浴天,众人齐诵浴天偈一遍,忽然一阵强风大起,帷帐摇摆,唐卡翻飞,帷帐的支架被大风吹得嘎吱作响,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要断掉了。

  此时,大众听到一阵低沉巨大的龙吟,伴随滚动的雷鸣,炸响在我们的坛城上空,天龙八部驾至浴佛坛城,天龙喜笑领受佛赐法浴,圣境祥瑞。

  当法会结束,众人从浴佛池中取出法水,又惊喜地发现,加上各种香料的浅咖啡色的香汤水,瞬间变成了清水,佛陀已将香汤水的功德收走,法会功德殊胜圆满。

  法会结束后,大法王师父允诺,要用法轮特别加持我及另外的师姐,我欢喜异常,之前想离开的念头,早就抛到九霄云外去了,我想起了先前产生的不净心念,心中感到很是后悔难受,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些不好的心念,这时已变成罪恶的种子,留下了一个令我遗憾的罪业祸根!

  隔天,大法王师父在屋外浴佛池前加持了其他师姐,而下一个就轮到我了,我站在屋内拿着哈达和供养,在门边静待,因为还不能太靠近坛城,一旦前面的师姐加持结束,我就立刻上前。

  此时,在一旁有两位不在这一次加持名单内的师姐,见我拿着哈达等着,于是便交头接耳地不知在商量些什么,过一会儿,这两位师姐突然冲出门外,直接拦在我的前方,把我给挡到了。结果,当大法王师父加持完,接着喊我时,我正被这两位师姐挡在门内,马上大法王离去,从另外一边离开,我这头在屋内,根本来不及追出去喊住大法王师父。

  大法王师父!大法王师父!您不要走啊!焦急的我只好从屋内绕到大法王进入的房间门口,然后守在门口,不敢离去,过了好一会儿,大法王师父才从屋里出来。我一见到大法王师父,马上跪地再三请求加持,大法王师父说:“来不及了,我的法轮已经不在了!今后等有机会再说吧!”当场我哑口无言,难过地说不出话来,我活该报应,我忏悔都没得解了,我是罪业了,谁叫我乱动念头,一点点苦我都承受不了,宁舍生命不舍法啊!

  起初,我心中对这两位师姐感到颇为厌恶,为什么要这样子拦劫偷抢,但是后来想想她们也没有错,谁不想得到加持呢?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因果啊!佛法要靠真心换来的,来不得半点投机取巧,更何况我还比不上密勒日巴大师的苦行吧!唉!遗憾归遗憾,事已至此,我万分失望懊悔,也已经错失良机了,无可奈何啊!

  隔了一段时间以后,兴许是佛菩萨知道我已经知罪了,一天下午傍晚时分,我正在整理新闻剪报,大法王师父突然喊我,当下我答应大法王师父,说了声:“阿弥陀佛!”奇怪的是,我平常回应都答:“是!弟子在!”怎么今天“阿弥陀佛”会脱口而出?大法王师父说:“看来你被加持的因缘已经成熟了,跟我来吧!”哇!我无限地欢喜与感恩,大法王师父将我及小萍师姐领到浴佛池前,然后要我们站在原地不动,这时大法王师父叫来一位大圣德,让他取水,这位大圣德一听,立刻遵命,就将重达四千二百六十磅的浴佛池给提动,将池水灌在我们两个身上,为我们作了大加持。

  这大圣德是谁,他还是她?我们照常不清楚,因为大圣德戴了一个斗笠盖面,无法辨认,当时录了相,现在还保留有这一盘录相带,而且在美国旧金山华藏寺中还存立了这个浴佛莲池,正如隆慧大师说:“无论你是什么人都不可能提动得了四千两百六十磅的浴佛池水,两个人合力也无法抬起浴佛池,把水倒在浴天池里面,不信,我以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加华藏寺住持的名义,今天正式宣布,我们愿赔上这座寺庙,谁能两个人把一池的浴佛池水倒在浴天池中,我们就把这座寺庙转赠给他,因为他是大圣者,应该享受,拿来弘法利生。但我们相信,除了胜义浴佛法会上的人,根本没有另外的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另外找不到两人合力提得动四千两百六十磅的人。”

  实在是无限地感恩大法王师父及十方诸佛菩萨啊!又给了犯罪弟子一次机会!这时我才恍然大悟,我这个比丘尼实在是荒唐,真的是愚骨棒,层次太低了!竟然把师姐妹们互相之间的不团结,把相互之间的矛盾,把社会上那些人作的邪知邪见的评论,乃至把师兄弟之间的争斗,把他们以及我个人学佛修行不如法,不按照大法王师父的教化去实行,反而拿来打在大法王师父的身上,这就完全等于说,把释迦牟尼佛教化的那些顽皮的阿罗汉、不听话的、不按佛陀教化规定修行的弟子们所犯的错误和罪过,打在释迦佛陀的身上,还满以为释迦牟尼佛不是圣人的境界,这样的我太邪门了,说难听一点,无非就是一个下三烂的思维,无非就是一个穿着僧衣的黑业人。

  由此我想到,还有更多的四众佛教徒之其中大有人在,照常还把师兄姊妹之间互相的矛盾行为,拿来看待是大法王师父的不是,这种人就完全如同我一样,真不堪一提,于此我深深认识了我们这一批白痴,除了忏悔,还会做什么呢?说穿了,这就根本不是人!

  我所讲的胜义浴佛法会一切都是事实,真真实实不虚,当时有很多人参加,比如若慧法师、龙舟仁波切、赤江多杰仁波切、吉美卓嘎仁波切、却吉嘉措仁波切、诺拉坚赞仁波切等等。

  当时也有非常多的媒体报导这一法会,现将一份报纸的原文刊印在此。




2004年6月2日国际日报报导全文

分享到: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底栏

手机版|网站声明|管理制度|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违规处罚|网站地图|Sitemap|正法宝殿   

GMT+8, 2017-11-19 12:51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正法宝殿

© 2011-2017 True Buddha-Dharma Palac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