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宝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正法宝殿

查看: 1746|回复: 0

[受用感悟] 暗夜里那轮清凉的月光

[复制链接]

升级  80%

发表于 2014-9-13 10:2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法鼓初通 于 2014-9-13 10:33 编辑


                                         暗夜里那轮清凉的月光

    2007年至今,我皈依有7年多了。这7年多的时间对于我来说有多重要,很难用语言来表述,如果一定要表达,应该是,父母给了我生命,但在人生长河裡所遭遇的无尽的烦恼和痛苦,他们爱莫能助。在这漫长的烦恼轮迴的黑夜裡,从这一生得遇恩师的那一天起,我的慧命之火开始被点燃,我这一生的修行开始被启动,上师以他的超过世间法的慈悲、智慧、证量、德行在生死烦恼的暗夜示现给我一个温暖、安全、光明的去处。即便我在某个时刻迷失了,倔强地以为,自己的方向是对的,到最后不明所以地流浪之时,上师慈悲的呼唤也总会及时响起:「红蕾,找不到家,记得要回来啊。」彼时,我才明白,上师的所在,是家的方向!


    想全面表述上师的调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被调教者本人回顾过往,也无法完全複製和呈现上师的慈悲和智慧。只能择取那些深深影响我的事情,以供分享。上师给我示现的法7年多来归结为一句,就是:「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这句话很多人都熟悉,但是究竟怎麽在我们存活的这个世间真的证明万法皆佛法,却是我一直不能完全理解和明白的,而上师的调教让我明白并在一定的事情上证明了佛法真实不虚。百草头上祖师意,在上师眼裡,世间万法无一不是调教弟子的因缘。在我们看来,每一个人都是那麽的有问题,有那麽多习气,可是在上师眼裡,那些习气有时候恰恰是弟子入佛门修行的缘起。所以,似乎在师父眼裡没有不好的弟子,只是福报不同、因缘不同而已。


    皈依之时上师即示现了不可思议的加持力给我,那种力量凭空而来,一瞬间从头顶直通心脏,让我从心脏发病、几乎昏厥的瞬间,也立刻好转,神清气爽,加持力之大不可思议。这些不可思议的力量,我曾经经历过,也顶礼感恩上师,也讚歎上师的证量,随著修行时间的增长,我对上师的恭敬越来越强,不仅仅是因为上师的不可思议的证量,更是因为上师的慈悲和智慧摄受了我。这些示现慈悲和智慧的,都是日常工作生活的小事,小事中见不平凡,正是这样的点滴小事,弟子们逐渐成长,而365天没有休息的在弟子修行上的一切付出,是上师每日每夜的工作。

    1、转小向大

    皈依时,我是一个身心满都是问题的人。在学佛的缘起上,其实我想的是如果人世间真有什麽方法可以让人了生脱死的话,我求上师传我这个法,我就什麽也不管了,是个自私的想法。


    我还记得7年前第一次在坛场和其他同学一起见老人家,我是个新人,心裡的全部念头就是离世修行,当天上师开篇就讲大乘小乘的区别,讲出五蕴之家方为真出家,讲自了汉如同怕生死之狗的小孩子暂时被大人抱在怀裡,虽然暂时逃离生死却不能真正面对生死,也无法带领别人了脱生死,我第一次知道了这裡的区别,但是我还是如此不喜欢这个世界,当师兄弟们说要跟随上师修菩萨道度脱六道众生时,我在心裡说我不知道,这事太大了,当上师问大家,你们愿意跟随上师一起面对一切困难而帮助一切困苦众生吗?很多人大声说愿意,上师笑著问确定吗,很多人一样说确定。我心裡想的是,这麽大的事情,这麽长远的未来,我怎麽知道啊,能面对什麽样的困难我都不知道,我怎麽保证能永远跟随呢?不知道,我不知道。我还想如果能随时走掉,那我就走了。就像有人当时问我说观世音菩萨如果来接你,就现在,你走不走?立即回答我,我想了想说走。那个时候,心裡不但没有众生,也没有佛法,也没有上师,只有自己的烦恼和痛苦,只要能暂时不见了,我就愿意用一切来换取。所以皈依之后,也是用断灭一切的态度来修行。不见人,不做事,就是读书、做功课,功课做得不错,又有受用,总觉得今生走掉是有希望的。每次见上师,上师又不断开示要想成就,就要不断成就有情。我的想法还是,他们成不成就和我有什麽关系,他们自己不好好学佛修行,关我什麽事情,我学好了,我自己解脱。因为我觉得众生不可渡,根本度不了。


    这样的状态,当然没有人喜欢我,我只管自己,别人一概不理,他们也说我是小乘,我反驳你们连小乘都不如,说什麽修大乘。反正我自己不行的前提,我管不了别人。终于有一天,我觉得我的想法是正确的。那一年,我亲身经历上师曾经的弟子害上师,我的心裡想,上师您老人家这样度生有什麽用? 众生需要时,痛哭流涕长跪祈请,等到上师加持了,这个关口过去了,根本就忘了,就根本不修行,如果继续调教他们,反而会心生恨意,上师您对弟子这麽好没有用的! 我于是见上师的时候,跟上师彙报,上师度生有什麽用啊,上师对他们不好吗,结果怎样啊? 众生不可渡。我问上师伤心吗?上师的脸上示现给我的是无比的悲悯的光明,看著我一字一句说:「上师不伤心,上师度生之初就知道众生的心性不定,本来就是这个样子,上师不会因此就退失度脱众生的愿力。」上师随即开示我,永远也不要因为众生有习气就退失度脱众生的愿望。


    上师摄受了我,我不知道是什麽样的内在力量和慈悲会使一个人如此无怨无悔而坚持不懈地度脱一切有情,我虽然不愿度生,不看好众生,但是我愿意跟随这样一个无私而伟大的人,愿意以他的方向为我自己的方向,我愿意把自己的未来交到他的手中,被他指引去一个我自己还不知道的方向,上师的无私、坚持、隐忍和慈悲,让我相信,眼前这个伟岸和高大的老人家,是我可以放心跟随的人,一个对于加害自己的人没有丝毫颜色的改变,没有丝毫的怨恨,没有丝毫的委屈和伤心,只有无比坚定的度生之愿和自我观照的自察之心,这样的上师,才是我的师父。当我真正开始追随上师的足迹的时候,上师则示现给我更广阔的佛法的世界和更宽广的对众生的慈悲。


    从这件事后,上师更加勤勉,更加努力,更加慈悲,为了解决弟子们的问题,没日没夜地工作,接见弟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辛苦可想而知。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常常会等到最后一个见上师,彼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朝霞满天,早已经是7、8点钟了,上师又不眠不休,不停地解决同学问题,讲道理、加持,又10多个小时转瞬已过,每个月在香港都要如此两週,我不知道有多少侍者祈请过,也不知道有多少老弟子祈请过,上师不要这麽辛苦了,这样不行的,会累坏的。上师虽然是圣者,但也耗损色身啊。而此时的上师因为劳累了太多的时间,眼睛裡都是佈满红血丝,一脸倦怠,即便如此,上师总是一样的话来回答:「同学们不容易,千里迢迢,只为学佛,如果让他们不能满意,问题没有解决,失望而回,上师怎麽对得起同学呢,心裡会很难过。上师不辛苦。」每每听完这一句,我都无话可说,心裡非常难过,尤其听到上师的愿望,弟子不成就,上师不成佛。心裡会一闪念生出度生的愿望,为了上师我愿成佛。但这一念并不牢固,见不到上师就又回到原来的状态,如此若干年。


    令我奇怪的是,即便是到了上师非常疲劳的时候,如果有同学问到学佛修行,或者法义,上师就又会神采飞扬,观机逗教,字字珠玑,句句绝妙,我很多时候会迷惑于此,上师是如此疲惫,转瞬又精神抖擞,这突然之间的能量是怎麽来的?大概是看我过于困惑,上师有一次开示说这些都是佛陀的慈悲,都是佛法的加持力,诸佛菩萨是一定会加持度生的人的,上师才会如此。原来这是度生的功德力使然。


    我也好奇于上师年年如此,月月如此,天天如此,每天都是10小时左右,第二天的声音还是没有什麽问题,我想是不是说几个小时的话也没有那麽累。我总会自己证明自己的愚痴。后来很快就有个机会,我要一天要讲6个小时的课,结果一天下来,我就失声了,休息两週才缓解。而且人简直是虚脱了一样,就此更知道了上师的辛苦和了不起。
    即便我知道上师的证量,也一样看到上师的辛苦。这辛苦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时候是看到老人家座下弟子的原因。有的弟子很相应,有的弟子就是不听话,一个问题,自己占了两个小时,上师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还在不停地问怎麽办,就是不想自己努力转换因果,而上师就是一点不耐烦都没有,就再讲,我在下面真是会按耐不住,但是因为上师所以不敢造次;有的时候,上师已经非常疲惫,人高度疲劳,甚至几天都不眠不休,怎麽受得了,又是一个昼夜,又是另一个早晨,当上师说: 「好了, 最后一个问题了,上师不休息,外面的护法也要休息了,他们也辛苦一週了。」多数的同学都顶礼感恩,可是往往还有人赖著不让上师休息,就还说个不停,而且根本没有基本礼貌,也不等上师同意,自己抢过话筒就开始讲,上师就还是会耐心地给他开示,指导他们如何解决问题、如何修行,结果就又过一个小时,这样的事情不是一次,不是一天,是次次都发生著。我跟上师提起抱怨,上师总会说: 「今天不等于明天,今天他不懂,跟他讲了,明天他也许就明白了,即便100次不懂,但是只要坚持,也许第101次就懂了,上师的工作是只问耕耘,不问收穫。」



    我心裡不止一次地说,上师这个活真不是人干的,除了愿力,不知道什麽人会愿意做这份工作,打死我也不干。有一次,上师跟大家讲,有师兄弟看到上师的工作很辛苦,所以就怕了,就坚决不当上师。你们也是这麽认为的吗?这真是问到我心裡了。上师慈祥地微笑著,看著全场的弟子说,你们只看到了上师的辛苦,却没有看到上师的快乐。你们怎麽知道度生的人不是快乐的呢。在上师心裡,看到同学们的进步,对上师都是最大的快乐,度生的人是快乐的。上师谈到此处时,发自内心的欢喜,眉梢眼角都是慈悲的笑,看著同学们说:「哪怕是一个小的进步,上师都很快乐,看著同学们成就是上师最大的幸福。」此时的上师就是一个慈祥的长者,看著自己的子女循循善诱、谆谆教导,那一刻师兄弟们都感染到上师带来的轻鬆愉悦,而法喜充满,连我这样的人心裡都认同上师的快乐感染到我。


    我想知道,上师为什麽能如此地坚持,上师有一次开示,上师在度生的时候,答应了佛陀师爷,愿不辞辛苦度脱一切有情,上师如是发愿也如是履行。啊,我从不知道,为了一句承诺就一生如此,我被吓到。有一次,我祈请上师,弟子对这个世界有畏惧感,不能如上师一般无私无畏,为什麽上师为了度生能如此无所畏惧,上师沉默了一会,并没有看著我开示,只是低垂眼帘,像对自己言说:上师已经发愿把一切供养给众生。上师的一切都是众生的。


    上师年复一年的度生,我身为弟子年复一年的跟随,转眼7年的时光。这麽多年下来,每一年、每月、每天上师都是同样的努力,同样的慈悲,同样的牺牲自己,同样的为了弟子和同学们全部付出,只问耕耘不问收穫。岁岁年年、日日夜夜,无论台湾还是香港,每次站在上师的门外等待接见,看著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时间从夜晚、到凌晨、到第二天早上,甚至到8、9点钟,而很多时候上师都还没有用餐,房间裡的弟子们和上师在一起,得到开示,得到解决问题,法喜不断,在门外的人每每听到裡面的欢笑声,几乎没有时间的概念,而外面的人尤其做上师侍者的师兄弟们则是著急到不行,因为心疼上师也都在煎熬,却不敢催促,怕同学们见一次上师不容易,怕上师正在开示最重要的问题。我更是没有办法,在门外转来转去。因为等的时间久,我就有更多的时间守在门外,会和师兄弟们有些交流,有多少人跟我讲,上师是如何救了他们,救生命、救生意、救感情、救慧命、加持福报,林林总总。我也亲眼看到,师兄弟们的变化和成长。原来我认为绝对修不好,根本是什麽都不懂的,一年之后恭敬有加,三年之后修得相好庄严,再几年之后,变得成熟谦卑,这样的不可思议的变化太多了,而大家对上师的感情也那麽真挚和纯真,多少次谈到上师的慈悲都潸然泪下,感恩不尽。有一次,一个师姐谈到上师的辛苦泣不成声。又一次一个师姐泪如雨下,我问她怎麽了,她说想念上师,我说师父就在房间裡啊,你一会就见到了,她说,就是啊,即使马上要见到,一想到上师,即使站在师父的门外,我还是想念。那一瞬间,我真的被打动到眼睛湿润了。上师用自己的证量和德行,也换来了众生的真心跟随和依赖,上师是弟子的依怙。


    人是怎样改变的,也许自己并不知道,但上师一定明瞭。我发现,我的心境不知不觉之间变了,我不再著急离开这个世界,也不再怀疑和否定看到的人,总是想如果是上师,一定会说今天不等于明天;如果是上师,一定会充满耐心;如果是上师一定会慈悲无量。于是,也不再纠结,众生可不可度。正如上师开示的,众生本来就是有习气的,如果众生不这样,众生都是成就的,都是福慧圆满的,上师的工作又有什麽意义呢 ?!


    我仍然没有真正的发无上菩提之心,但是我明白了转小向大,直接的原因是我的上师不会想弟子选择那样的路,上师会带领弟子去终究成佛的道路,而上师的方向就是身为弟子的我的方向;其二,我认定了上师,而一切弟子和众生是上师不能捨弃的,我深受上师的大恩,为了报恩,也要在人群中修行,自觉同时方便觉他而证到佛法真谛,不负师恩。


    转小向大,不是再没有畏惧,一想到下一生可能还是要在人间流浪很久才能遇到上师,就痛苦非常,师徒相认之前的日子我要怎麽过,但是一想到,上师仍然会不停地慈悲度生,我便会心生勇气,上师在哪裡度生,弟子愿在哪裡跟随。

    2、 难道往昔的父母不救吗?


    我知道自己当初是多麽可怜,皈依的时候几乎半死之人,上师慈悲法力加持,人逐渐恢复健康。对于母亲突然去世我耿耿于怀,三年也不能放下,那是我皈依的第二年,上师有一次看我实在痛苦,把我叫过来问什麽事情,我问上师,母亲到底去了哪裡,为什麽人生这麽无奈,她如此爱我可是要捨我而去,我如此爱她却救不了她,这人生究竟有什麽意义? 我大哭不止,从母亲去世我就几乎没有哭过,连眼泪都没有,所有的哀伤都在我心裡,旁边的侍者提醒我不要哭,上师阻止了她,说让她哭,我哭了将近半个小时,上师说好了,红蕾。我抬起头,上师只开示了一句话,让我三年没有放下的哀伤和纠结就不见了,上师只问了我一句话:「你只是想著救今生的父母,难道你往昔的父母就不救了吗?」就这一句,我也不知道为什麽,执著三年的哀伤就再没有了。见解脱,见解脱,我只要见到上师老人家烦恼和问题就会解脱。

    3. 明察秋毫


    皈依之后,我有幸到上师老人家公司工作,自然见老人家的时间就多,而上师调教我就在一件件工作和生活的小事裡,示现佛法的修行。


    上师对弟子的行为无所不知。有一次,公司有一个师姐有事情回家了,她和我的关系很好,有一天,我们得知上师当天会到公司,我自然想告诉她,但是我们不能通报上师的行程,所以我就很纠结,既想让她赶紧回来,可是又不能打电话告诉她。怎麽办,当时的我,心性顽劣,我执深重,总想按照自己的意愿做事情,所以我就选择了一个办法,给她的儿子发了封短信,告诉她回公司。这样,我即通知了她,又没有违背规定。这样的把戏,在现在看来,真是幼稚,但是当时是非常认真地想要如何能够规避掉,甚至如果逃过上师的眼睛,都有小小的成就感,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总千方百计不让大人知道自己干什麽不好的事情。结果上师回公司后,马上就接见我们工作人员,就问谁打电话通报了?我一听就知道,完了,露馅了。我就赶紧跪起来顶礼,上师说: 「哦,是你啊!」我边顶礼边在心裡边说,我没打电话,发的短信。于此同时,上师看著我说:「哦,不是打电话通知的。」唉,心裡想什麽上师都知道,我能有什麽办法啊。


    因为在公司工作,有几次需要老人家的批示和签字,而工作结束呢,就剩下几张没有用,按照规定应该到碎纸机裡粉碎掉,可是,我看到有老人家的字就捨不得碎掉,就偷偷把字剪切下来放到自己的小盒子裡,包上黄布珍藏著,我确信没人知道,因为房间裡也没有监控器,只有我自己在房间裡工作。过一阶段,上师回公司,我彙报工作,然后上师笑眯眯地看著我说,是不是有人在搜集我的签名啊。我当时吓得不轻,知道错了赶紧顶礼忏悔,连话都说不出来,上师看我吓到话都说不出来,就不再问了,我出来就赶快把我小盒子裡的东西拿出来碎掉了,然后心裡说再也不敢了,直到今天也是如此。我习性顽劣,自以为是,如果不是如此调教,也不会心服口服。

    4. 言下无虚


    即便皈依了,也知道自己的上师很有本事,可是究竟多有本事,也是半信半疑的,而且什麽是佛法就是世间法也不能明白,什麽是不昧因果其实也不懂,仍旧按照自己的知见做事情,所知障呗。但是,问题就来了,自从皈依之后,奇怪得很,凡是我自己认为有道理的事情,结果就是没道理。有一次,我办事情,自己认为相当成功,因为用很便宜的价格谈妥一件事情,彙报给上师,上师说这件事不行的,你这样价格,现在他ok,到后面办起来,就不由得你了,他一定会加价的,结果还是不便宜。我又去谈,各种保证,然后确认确实不用加价,确实可以这个价格,就再彙报,上师还是摇头,说一定会加价。我坚持不会,上师就让我去看著办吧,结果到最后,突然有意外的事情出现,真的加价,和上师开示的结果一模一样。我当然后悔,跟上师忏悔,上师说,凡事因种对了,果才能圆满,否则是不行的。没有证到真正的智慧之前,有的只是世间散慧,是看不到事情的真相的。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师姐去办事,去取一个证件,需要政府有关部门的机器打出来,结果打得时候,办事的工作人员操作失误,机器故障就无法打出来,怎麽实验也不行,而且办事的人也问了技术人员,说没办法,可能需要总局下来人,要等很久,或者重新办理,手续十分複杂。连续跑了三天都是一个结果,被告诉不要再来了。回到公司,跟上师彙报,上师直接开示再去试,我们都说,试了很多次,都不行,上师继续开示,再去试。没办法,第二天,我们又去了,我心裡想的是,本来就不行,还怎麽试?心裡不相信能打出来。办事员看到我们,说你们又来了,不行就是不行,我昨天又打一遍电话问技术人员,还是不行。我们求他再试一次,就再试一次,不行我们马上就走。他没办法,就试著打一次,我们三个人谁也没报希望能打出来,结果在点击打印的一瞬间,印表机启动,证件徐徐打出,我们三个人同时大喊:「啊!」满办事大厅的人都在看我们,一个是惊讶,两个是欢喜。那个办事员一步退出很远,说这怎麽可能,我们两个互相看了一眼,我这才相信,这绝对可能。办完事,我们回公司兴奋地跟上师彙报,上师淡淡地说,打出来了就好,你们办事去吧。根本没有高兴的反应。我是不理解,反正我们自己是乐呵了好长一段时间。上师就是这样不断示现这样的因缘,我认为行的,结果不行,我认为不行的,结果是行。几次下来,上师再问,行还是不行,我从心裡到口中的答案都是,您老人家定吧,您说行就行,不行就不行,上师就开示: 「什麽事情都我来定,你做什麽?」结果还是要我来工作,只是在这个不知不觉之中,思维的方式就改变了,不再是单向思维,行或者不行,而是行的时候会考虑那个不行的可能,不行的时候会找有没有行的因素,我开始慢慢明白,佛陀法音开示的和上师不断强调的,万法为用,不落是非对错,不落两边,只看因缘,不昧因果,奉行中道的道理。

    5.可以有情绪,不可以发脾气。


    皈依时,我身上有个很大的习气,就是口业严重,脾气暴躁,无法控制自己,常常被人或者事情激怒,马上就爆发出来,一句一句话都像匕首一样,把别人扎的浑身是洞,鲜血直流,所以真是罪业深重,也伤人无数,而我自己也深深为此后悔和烦恼,不知如何解决。有一次,我又故技重演,彙报工作时,上师开示我说,修行分几个阶段,凡夫是有情绪、有脾气,第二个阶段是可以有情绪,但不可以发脾气,这样就没有伤害结果;第三阶段,连情绪都没有,红蕾,你知道吗,人是可以修到没有情绪的,无论什麽事情发生,都不产生情绪,而如如不动。
      
    前两个阶段,我是听懂了,第三个阶段无论如何在当时无法想像,上师也知道,所以就开示我:「现在可以允许你有情绪,但是不可以发脾气,不发脾气,就没有伤害结果,就不会对自己的行为后悔不已。」最后一句话是我要的。为了不发脾气,就只有不张嘴可以达到这个目的,所以,就紧紧闭起嘴巴,无论怎样,有情绪的时候就是不开口说话,可以转身就走,结果真如上师开示的,情绪经常起起伏伏,但是因为紧闭嘴巴,所以不再开口伤人。慢慢我发现不说话的好处,我以为对的事情,等一段时间看不是我以为的结果,如果当时说话,就真的说错了。正如羌佛老人家在一盘法音开示的,为什麽要忍辱,不忍,结果就是你自己错了。确实如此。

    6. 对一切众生不起嗔心和真皈依
      
    每一次有同学皈依,老人家都会开示要修忍辱,不是硬压者自己,那样结果还是会忍不住,要真慈悲众生而无辱可忍,对众生不嗔恨。佛陀法音裡也是开示要修忍辱,我知道要修忍辱,但是总是想找个理由,心裡难免有个念头,为什麽让我修忍辱? 为什麽别人不修忍辱啊,为什麽我非得修忍辱, 虽然能控制不发脾气,可是遇事情总是心意难平,愤愤而不能放下。有一次,到香港见上师,老人家开示裡提到大宝积经裡佛陀讲大乘佛法,如何在世间修菩萨道。没读过大宝积经,回来一看,那麽多,也不按照顺序,翻著看,结果一下子看到一句话,解开我多年的心裡的问题。有一次,因为佛陀讚歎菩萨的功德,有弟子请问如何修菩萨道,佛陀说,菩萨道很难修,非常难修,不讲也罢。那个弟子又问,为什麽这麽难修,佛陀说,因为菩萨要对一切众生不起嗔心。这一句打到我,对一切众生不起嗔心,才是菩萨,我找来找去,找理由修忍辱,不起嗔心,其实不需要理由,要想成菩萨,这就是一条标准,你要什麽理由啊。在这个问题上豁然开朗,别人修不修忍辱和你没关系,如果你想修成菩萨,就必须对一切众生不起嗔心。
      
    皈依后一段时间,我修行很努力,也自以为很虔诚,觉得自己跟上师也三业相应。上师传了受用论。我读到受用论,读明白了。见上师时,觉得自己是个法器,就祈请上师,如何能断疑生信入无上受用因,我满心等著老人家给我做法义上的开示,结果老人家淡淡一句:「真皈依。」我就又蒙了。我都皈依这麽久了,怎麽还让我真皈依啊,我一脸迷惑,上师开示,真皈依的,上师才敢调教,就像父母骂子女,怎麽骂,子女也不会跑掉;但是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是不能骂的,会起嗔心,会转身就跑了。我听的似懂非懂,这不是我想听的,我以为上师会开示怎麽修啊什麽的,结果告诉我要真皈依,还要骂都骂不走,这个是什麽法啊。可是我回头就知道这样的开示的原因。我身边的师兄师姐,对上师表现的非常恭敬和虔诚,但是如果上师批评他们的错误的时候,真的有人心生烦恼和怨恨,甚至加害于上师的都有。若问理由,一定有一个真实的原因是只能被人夸奖,不能接受批评,甚至是上师的调教。有次我祈请上师用金刚语大加持我,就是也骂骂我,上师说你一直很听话,为什麽要骂你,我心裡还沾沾自喜,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我还没有真的相信上师,对上师还有疑心和慢心,所以当下不可能接受老人家的金刚语加持,所以上师根本不会骂我,只会慈祥地给我讲道理,让我逐渐成长。

    7.平等心及今天不等于明天
      
    皈依之后,师兄弟都说我清高傲慢,起初我并不接受,后来就让自己不傲慢,可是怎麽说不傲慢,结果还是傲慢。我自己都觉得我都低得来,头都快及地了,你还说我傲慢,就都失败了。还是去见上师,祈请上师加持,弟子有慢心,怎麽对治效果都不好。上师一听就笑了,开示说,慢心不能对治,越对治它,它反弹得越厉害,要修平等心,平等心修起来了,慢心自然消除了。我就不知道怎麽修平等心,怎麽才叫平等啊。上师给我的开示,是不分别是非对错,先学会关心他人。
      
    傲慢的人一定是分别心重的人。就是看别人怎麽看都是毛病。有一次,公司有活动,很多师兄弟来参加,我就看一些人不开心,我觉得他们是有问题的,是假修行。即便他们说做什麽,我就相信自己的感觉,彙报工作的时候跟上师讲,师父,这个谁不是真的,他不会做的,是假的。上师不接受,上师说他这麽说了应该可以这麽做。上师相信他。我心裡就疑问,上师怎麽一会明白一会糊涂,我都能看出来他说的不是真话,怎麽上师就不知道。结果真的就如我说的,他没有进行工作。我心裡觉得我的看法是对的。上师看错了。还是见上师,老人家开示,今天不代表明天,只要众生想做佛事,想修行,上师就一定给他们机会。但问耕耘不问收穫。何况,今天不代表明天。今天他不修行,不代表明天他不修行。我半信半疑,结果事实证明给我,几年之后,这个人果然又开始做事情了,和老人家开示的一样,凡夫俗子只看眼前的样子,看不到众生的因缘,还自以为是啊。
      
    因为我对上师十分恭敬,所以一看到那些不恭敬的师兄弟,尤其是刚入门的师兄弟,我就很反感,就觉得,你们那麽不尊敬如此难得的上师,真是罪过。这个样子的想法,一定会有一张很不开心的脸,总是在纠正这个纠正那个,自己以为自己的评判才是标准。可是我怎麽也不明白,上师怎麽一点也不生气,反而还对那些不懂事的人格外慈悲,以我的标准,这些家伙不可能学佛成就的,根本就应该打出佛门,唉,现在说起来真是无地自容。结果其中有两个师兄弟,一个师兄,一个师姐,我最不喜欢,他们不但什麽都不懂,还在坛场裡大摇大摆的,根本也不知道起码的礼仪,我认定这两个家伙根本不能学佛,也不能变好。但是一年后,给我表了法,让我彻底改变了。一年后再见到他们,在坛场裡,这两个人对上师无比恭敬,而且跟上师忏悔曾经的愚痴和过错,就是我看到的问题,他们彙报这一年天天闻法,得到老人家的慈悲加持,一切顺利,而且发心做佛事,两个人修得真好,他们彙报完,上师看了我一眼,这一眼让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羞愧不已。上师开示,很好,你们得到的加持是因为你们真的在修行,也相应,感动天龙八部的护持。又问我们大家,这一年他们变化大不大,大家一致说大。上师又开示,今天不代表明天。羞愧之馀,我知道自己的愚痴,我看不到众生的因缘,也看不到众生在哪一点起修,如果按照当初我自以为是的行为,那麽这两个人早就远离佛门了。

    8. 去所知障
      
    郑板桥说过: 「人生识字糊涂始。」说的就是所知障。像我这样的自以为读书多的,道理知道的也多,结果所知障更重。因为什麽事情,我都有自己一番根据以往的学习和生活得出来的道理,这个道理还有自己的一套逻辑,一般不读书的人,可能还真就说服不了我。有一次,我和一个师姐对一个问题意见不一致,我坚持自己是对的,而且心裡很觉得对方不行,就想你知道什麽啊,你念过几年书,懂什麽道理啊,她怎麽说我也不能接受,就僵在那裡。结果被上师叫进去,上师没有批评我而是给我讲了一个事情。上师说: 「红蕾,上师也会犯所知障,」我心裡想,怎麽上师也会犯错误吗?上师说,有一次,上师在香港,在公司办完事情就已经晚上了,打车回家,然后侍者就问司机哪一条路不堵车,司机说隧道不堵,侍者就让司机走隧道,但是,平常这个时间,隧道一定堵车,所以上师就跟侍者说,你选的路不对啊,这条路堵车的,结果那一天,隧道真的没有堵车,上师回到家裡,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侍者叫过来跟她说,今天你是对的,上师说你是不对的。讲完这个故事,上师接著对我开示说: 「红蕾,你知道吗,上师也会犯所知障,但是如果知道错了,就会改正。」到这裡,我要多愚蠢才会不明白是我错了。上师为了度我,把自己拿出来做例子,我才会服气,我惭愧地哭了,跟上师忏悔。
      
    习气是很难一下子改掉的,但是上师会不断帮助弟子进步。即使是花很长的时间,也一样坚持而不放弃。所知障让我即便是老人家开示的问题,我也不会马上就做,总是来分析一下合理性,合理性有我才做,如果我没办法理解,我就没办法启动。另一个师姐,则和我不同,她是一听上师开示,无论是否能理解其中的道理,立马原封不动执行,根本不分析对错。我对此很不以为然。总觉得,你连对不对都不知道,怎麽会做对事情呢,问题就在这裡。因为我自己分析一番以后,执行的就是我自己的道理,而不是上师的开示,实际上这个法缘就已经改变了。但我当时是不懂的。有一天,上师就此开示: 「有些人以法入门,有些人以信入门,以法入门的,总是要找一个道理,所以要用法理说服他,他才会修行和行动;而以信入门的人,往昔或者今生已经经过了一个阶段,他已经检验上师完毕,对上师是完全信任,所以上师开示之后,连考虑都不会考虑直接执行。没有好坏对错,因缘不同而已。」我就知道了,我还差著,就祈请,怎麽能做到。上师给我开示,选择上师要谨慎是对的,要考察上师也是对的,对上师的信任是弟子修出来的,是弟子的选择,不是上师让你相信。这句话,我当时是没有理解的,但是随著以后的修行,我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如果你不打折扣的执行上师的开示,那麽事情做完,甚至不等做完,你就会有不断的新的觉悟和一定程度的证到法义。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就是只有不加思考的信任并执行,然后这种不可思议的觉悟就会显现。而这种体会也让自己进一步完全放掉自己的知见而去执行上师的开示,结果新的觉悟就会再出现。

    9. 修心
      
    时间一天天地溜走,随著不停的闻法、修行、见上师,再闻法、修行、见上师,转眼我学佛也有些年头了,有些师兄弟说红蕾,你变了,我自己是不知道的,但是上师的加持和慈悲,我真的知道。有一些问题解决了,但是有一些问题仍然存在。正如老人家在我刚到公司的时候开示的,修行有一个阶段是没有情绪,可是我很难进入这个状况。如何把握情绪不能得法。情绪的升起来无影去无踪,来的时候不知道要有情绪了,知道的时候,它已经占满你的全部,根本不能控制,只能由著它发展,直到这种情绪自己消散。所以上师开示的没有情绪我始终不知道是什麽个情况。而且,似乎修行一个阶段,那个内在的情绪波动得更厉害,外在的事情和语言似乎影响的力量不是那麽强了,反而是自己不能安稳。这一阶段见上师,听到的开示则是看住自己的念头,起心动念都要了了分明。这个太难了,上师的慈悲无法言表。又一次在香港,人很多,新同学皈依那一天,有很多老弟子都在门外的走廊裡听,我也站在走廊裡听麦克裡传来的老人家的开示,因为人很多,我的习气是喜欢安静人少,突然之间人就开始烦躁,情绪升起来,我就跟自己说,我心裡好难受,我不要在这裡,我要到外面去散心。人刚要移动,上师的声音就传过来:「心裡难受,心在哪裡,哪裡又有心在?」人就呆在当地,我不知道心在哪裡,但已经明白了烦恼的是情绪,人就安定下来,继续听上师开示。上师其实刚刚在回答坛场裡一个师兄弟的问题,竟然同时又关照到我的情绪起伏,给我开示,当我听到上师接下来的话就更加惭愧无比,上师对坛场裡的师兄弟说:「刚才的这几句不是给你的,是给我在坛场外面的一个老弟子的,」这一句话说得我泪流满面。之后就逐渐学会找自己的念头,情绪升起来的时候也观照它,很多时候,一观照到它,它就不知道到哪裡去了,结果就是什麽念头都没有了,人也很安宁。

    10、增益其所不能
   
    上师对弟子的调教,很多时候会提供一个因缘让弟子做事情,然后在做事情的过程中,不断被调教和加持,使得弟子得以累积功德,增长福报,增益其本所不能。而这一切,不到最后,弟子是不能明白的,就看弟子一步一步怎麽样选择,是完全努力地去做,还是用世间法的态度来衡量抱怨或者逃离,得到的加持力当然不同。我见到有的师兄弟,为了完成工作,全力投入,专心而认真几乎投入了百分之二百的努力,而且身体力行,连最细微的工作都努力做到最好,其实只是为了把老人家交代的工作圆满完成,没有其他的考虑,结果当工作结束的时候,无论这件事本身是否圆满,他们都收到不可思议的加持,身体裡原来的痼疾竟然不药而癒了,福报和智慧都大长;而且也有人跟我说,他证到了上师开示的,如果你专心做一件事,足够专心,那麽也会进入到一种类似的定境中,得到轻安的觉受,他说是真实的,因为他体验到了,而且竟然还出现了不可思议的境界。所以,弟子有因缘做上师交代或者淮许的工作,无不是连著福慧的增长在裡面,但是正因如此,上师交代的工作往往不好做,身心疲惫、困难重重,甚至几乎不能完成,就看弟子在其中的差异,福报的大小,是否法器,这裡真是奥妙无穷,也有半途而废的,不管是否坚持到底,都会得到加持力。除非心生烦恼和怨恨,即便如此,上师也总会示现各种因缘,帮助鼓励弟子克服困难坚持下去,除非真的一窍不通又陷在烦恼嗔恨中,很快这个因缘就会变化了。弟子会发现事情终于一切顺利了,很快就结束完成了,或者一走了之了,其实,是他能接受的调教和福报也就这麽大了。
      
    在做事情的时候,上师的调教总会让你以为你已经做到极限了,你无法再进行了,身体和智力都不能再深入了,于是会想不行了,我做不了,我完成不了,即便你跟上师再三报告,在没有调教完之前,在你的因缘尚没有结束之前,上师不会理你,就是让你自己想办法,在你觉得完全要崩溃的时候,上师的加持力不可思议到达,然后你原来以为难得想自杀的工作,竟然易如反掌,从此你就再拥有了一门本事,在这一点上你脱胎换骨。上师总是让事情告诉你,你在哪一点是有著很大的障碍和空白,而结果又告诉你借助佛法的加持力,这个难住你的问题一夜之间你就有能力解决了,它原来又是如此简单,从此你再不会为此烦恼。这样的示现我不知道怎麽表达,这样调教弟子的方式是伟大还是不伟大,是人间能有的吗?
      
    作为上师的最愚笨的弟子,我十分惭愧,不能用语言表达上师慈悲、智慧、证德证量的万分之一,就是上师给我自己的调教,我也没有表达出千分之一。如果说羌佛和释迦世尊及十方诸佛犹如虚空裡光芒万丈的太阳,上师在我心中则是将这些光芒转化成清凉智慧而照耀人间的清明的月光。在夜色裡,令焦躁的人安静清凉,从渴求而生出信仰,继而按照月色的指引,在夜裡前行。上师也是寒夜裡的火光,带给绝望、恐惧、冰冷的旅人以温暖和力量。上师的教导如月色下雪山的泉水,很少喧嚣,但绵绵不断,深远流长。千江有水千江月,惭愧之人只能用点滴之水来映射明月的光辉。
      
    上师是伟大的,上师面对了难以想像的困难,上师付出了无法说明的辛苦,上师担起了无数弟子的艰难困苦,上师不但关心每一个弟子、加持每一个弟子、帮助每一个弟子、调教每一个弟子,无论那个弟子是否明白,都一样慈悲,一样付出,弟子走了走,来了来,来学习的、来破坏的、来伤害的,上师都用同样的慈悲心,甚至对那些不好的、不学佛的、不精进的、做恶事的,示现更多的慈悲和加持,而每一个得到上师加持力的弟子感恩的时候,上师总是说不是上师做的,是你们自己的功德,是你们的虔诚换来的诸佛菩萨龙天护法的加持。在我心裡,人间如此难得的上师,担得起伟大二字。如果每个人对爱自己的母亲可以说母爱是伟大的,因为母亲为了孩子可以牺牲一切,那麽我更有理由说上师是更加伟大的,上师不但为了弟子牺牲了一切,更是为弟子修行解脱,福慧圆满而用尽一切方法,只为一个最光明的去处。这些是生身的父母纵然怎样爱子女也是无法给予的,父母给予了生命,而上师赐予的是慧命的开启和延续。
      
    不禁回想起,10年前人在国外,在一个小小的宿舍裡,因为担心在末法时期鱼龙混杂,虽然不懂佛法,却知道面朝西方,跪在床边至诚祈请: 十方诸佛,慈哀悯我,给弟子一个佛菩萨一样的上师!彼时,我是那样的无助和孤独可怜。皈依7年后的今天,这个人生因为有了上师而变得充满了希望。我想跟10年前的自己说,感谢你当初的祈请,如今真的得遇恩师,我定不负当初的一念成真!但愿生生世世都有福报做他老人家的弟子。也虔诚祈请羌佛和十方诸佛慈悲加持,愿大恩上师能法体安康,吉祥如意,永久住世,法轮常转,普度众生!

                                                                               红蕾
转自中华佛教云慈正法会:http://www.yunci.org/a/xiuxingshouyong/2014/0827/2721.html


分享到: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底栏

手机版|网站声明|管理制度|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违规处罚|网站地图|Sitemap|正法宝殿   

GMT+8, 2017-11-19 05:07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正法宝殿

© 2011-2017 True Buddha-Dharma Palac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