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宝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正法宝殿

查看: 7418|回复: 4

《凤凰周刊》所不知道的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1-6 14: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凤凰周刊》所不知道的事

作者:活水行者

最近读到《凤凰周刊》的封面文章“被通缉的‘活佛’:义云高诈骗集团大起底”。刚看到题目,我觉得震惊。给了我们那么多帮助和关心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和恒生仁波切为何会成了“诈骗犯”?读完全文,我感到既可气又悲哀。我为《凤凰周刊》歪曲事实的报道而感到气愤,更为《凤凰周刊》的无知和偏听偏信感到悲哀。


   《凤凰周刊》,你只是摘录了网络上的只言片语,就说第三世多杰羌佛诈骗刘娟,诈骗刘百行


但是《凤凰周刊》你不知道,刘娟女士早在2003年8月20日就在美国《天天日报》上发表了书面声明,说明第三世多杰羌佛不仅没有诈骗她,而是自始至终无私地帮助她。她还曾亲自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过一份陈述,说明诈骗不是事实,这份陈述由美国官员公证签字,中国驻美国洛杉矶领事签字,是确凿有效的法律证据。如果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的诈骗了她,她还会这样做吗?


《凤凰周刊》你也不知道,诈骗刘百行的是黄晓穗,主持清理黄晓穗的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直到现在,刘百行仍然非常尊敬第三世多杰羌佛,并时常有书信往来。2009年,刘百行的哥哥往生了,他还请第三世多杰羌佛为他哥哥超度。如果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的诈骗了他,他还会请第三世多杰羌佛为他的哥哥超度吗?并且在2013年12月9日的记者会上,刘百行先生特别强调”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骗过我!”


《凤凰周刊》你还不知道,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不收供养。他为弟子灌顶传法,只收一元钱作为表法;他拒绝弟子给他作为供养的别墅,而借住在弟子家里打地铺长达半年之久;他情愿当着弟子的面发誓说:“我如果要接受你一分钱供养的话,我将堕到金刚地狱,永不超生”,也不愿意接受弟子发誓供养他的一亿多元人民币。第三世多杰羌佛连弟子主动给他的供养都不收受,他会去诈骗弟子的钱财吗?


《凤凰周刊》你更不知道,在2000年,题款为“云高”、盖有指纹印的《威震图》国际拍卖成交价已达到每平方英呎六万六千二百五十美元。现在,题款为“第三世多杰羌佛”佛号并盖指纹印的画作,拍卖成交行情已是每平方英呎九十万两千五百七十一美元。只要第三世多杰羌佛愿意,他比我们任何人都更富有。敢问《凤凰周刊》的记者,如果你的画作有这样高的拍卖价格,你有必要去诈骗别人的钱财吗?然而,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来没有将这些财富放在心上,他经常用自己画作拍卖的钱去做慈善事业,还把自己价值连城的画作无偿地赠送给潜心修佛的弟子。这些,《凤凰周刊》你都不知道。


《凤凰周刊》,你只知道第三世多杰羌佛曾经被通缉。可是《凤凰周刊》你不知道,中国警方和国际刑警组织都经过了长期的调查,最后发现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没有罪的好人,于是在2008年10月第七十二届“国际刑警组织文件控制委员会”大会上撤除了该通缉令及整个案件,并发出正式通知文件,通知国际刑警的所有成员国不得留置第三世多杰羌佛。此事登录国际刑警组织网站一查便知,可是《凤凰周刊》,你却没有做。此外,国际刑警还特别发出一封函件给第三世多杰羌佛,说明中国请求撤销了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缉令。


《凤凰周刊》,你只知道“高先生”告诉你,恒生仁波切以供养为名,骗取他大量的钱财。可是《凤凰周刊》你不知道,你所说的“高先生”他不姓“高”而姓“任”,2009年8月,正是他策划抢劫了恒生仁波切200万元,还对恒生仁波切动手。


《凤凰周刊》,你只知道“高先生”告诉你,他的妻子因为害怕护法报复而不敢跟他讲话。可是《凤凰周刊》你不知道,真实原因是“高先生”和他的妻子闹离婚,恒生仁波切还专门打国际电话劝慰他们。


《凤凰周刊》,你只知道“高先生”告诉你,恒生仁波切通过弟子传销“诺达康”。可是《凤凰周刊》你不知道,“诺达康”产品是资质完全合法的保健品,“高先生”的妻子就因为坚持服用诺达康,身体有了很大的改善,“高先生”自己就很多次说过诺达康是非常好的保健品。


我想问问《凤凰周刊》,我说的这些不是什么秘密,红蕾女士曾经公开发表过文章讲述这一切,为什么你不去看,也不去采访红蕾女生探求真相,而只相信“高先生”一个人的话呢?他可是连真实姓名都没有告诉你啊。


《凤凰周刊》,你只知道达瓦才仁告诉你,“西藏某宗教基金会”从来没有认证过第三世多杰羌佛。可是你是否知道,为第三世多杰羌佛认证、附议、祝贺的著名法王、摄政王、大仁波切超过100位。其中包括:十七世噶玛巴的上师、嘉察摄政国师、夏玛巴摄政王、达赖喇嘛的上师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秋吉崔钦法王、以及虹身法独掌人多珠钦-土登成利华桑波法王、宁玛派第三任总教主贝诺法王、西藏当今第一大圣德阿秋法王、觉囊派总法王吉美多吉法王、十万空行尊主那洛巴祖师转世的夏珠秋扬仁波切、藏密佛史赫赫有名的、观音法大成就者唐东迦波大菩萨等等。著名的佛门泰斗悟明长老、意昭老和尚等皆从其座下受益。而时至今日,对达赖进行过认证的,却仅有热振活佛一位。


《凤凰周刊》,你只知道达瓦才仁是“西藏某宗教基金会”的负责人,可你是否知道,这个达瓦才仁是“达赖喇嘛西藏宗教基金会”的董事长,是西藏流亡政府驻台湾的代表。他煽动西藏独立,公然分裂国家。有善良淳朴的藏族人民受了他的蛊惑自焚了,他作为一个出家人毫无慈悲之心,却说藏民自焚是自愿的牺牲,是为了“增加民族的钙质”。《凤凰周刊》,你问什么不问一问达瓦才仁,为什么他自己安然地居住在台湾,却要牺牲别人的生命来为达赖集团分裂国家的政治野心而服务呢?


《凤凰周刊》,你是否知道。达赖集团为了保住他们藏传佛教代表的地位,从2010年开始就不断地攻击第三世多杰羌佛。因为有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达赖喇嘛就没有立足之地了。一旦失去了藏传佛教代表的地位,达赖集团也就失去了继续煽动西藏独立的基础。他们的政治野心也会因此而无法实现。


只是,我想问一问《凤凰周刊》,你为什么不先弄清楚达瓦才仁的真实背景,就盲目地听信他的话,甘作达赖集团的马前卒呢?


我们始终相信,真理的生命力一定比谎言更加强大。谎言终究会有被拆穿的那一日。到那时,《凤凰周刊》,你要以何颜面面对信任你的读者?以何颜面面对新闻人的风骨?


分享到: 更多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6 14: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国际刑警组织早已撤除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缉令

    世界和平奖最高荣誉奖”得主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全球佛教各大教派公认的历史上佛教最高领袖。超过60位著名法王、摄政王、大仁波且们,包括十七世噶玛巴的上师都牧曲杰法王、嘉察摄政国师、夏玛巴摄政王,楚西法王、达龙哲珠法王、秋吉崔钦法王等;以及佛教界佛法上更高地位的虹身法独掌人多珠钦.土登成利华桑波法王、宁玛派第三任总教主贝诺法王、西藏当今第一大圣德阿秋法王、觉囊派总法王吉美多吉法王等等,都先后认证、附议、祝贺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佛教的最崇高地位。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几千年来获得认证最多的顶首大活佛。
        
        第三世多杰羌佛曾在过去,曾承受长期的宗教和政治迫害,遭受极大的困苦。国际刑警组织甚至收到一个成员国的要求,发出通缉令逮捕他。几年后该成员国又主动向“国际刑警组织”要求撤除对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通缉令。“国际刑警组织”经过长期的调查,得出正确结论,于2008年10月的第七十二届“国际刑警组织文件控制委员会”大会上,撤除了该通缉令及整个案件。“国际刑警组织”并且发出正式通知文件,说明有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逮捕令已正式撤除,并已通知所有“国际刑警组织”成员国。

        尽管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就拿到了“国际刑警组织”的通知书,但无论任何人怎么诽谤他,他从来没有拿出这些文件来证明他是清白的。本会评定委员会发现这事之后,曾问过他为什么不把这对你非常好的铁证文件拿出来驳斥社会上的谣言。他说,我要做的事是:众生的一切造业罪过由我承担,我种的一切善业功德全给你们。拿出来清白了我,诽谤我的人就不清白了,他们的罪业谁承担?

       第三世多杰羌佛获得“世界和平奖最高荣誉奖”,是实至名归。他展示了无私的高尚气节,是众人的道德模范。他体验了推动和平的精神,就是在面对逆境时,实践和平需要无比决心、忍辱、善良、利人及坚持。


全文详细请参阅:




义云高大师被诬陷的真相


       事件始于1999年在香港名叫黄晓穗的女子宣称义大师侵占四千八百万元巨款,并与自己有暧昧关系等等。这位被香港廉政公署起诉定罪的女士黄晓穗,在香港义云高大师纪念馆〈由港星余倩雯、张学友等募资筹设的“云慈慧海功德会法人机构”〉担任股东兼董事之职,她与另一男被告黄辉栋是姐弟关系,此二人共谋诈欺,私下伪造文书,谎称经股东同意以义云高大师纪念馆作抵押,并行贿二位银行职员,以获批其空头公司四千八百万元巨额贷款,因此件诈欺案牵涉二银行职员操守,香港廉政公署介入调查,被告黄晓穗之犯罪事实始被揭发,并被起诉。审判终结被告黄晓穗与黄辉栋因行贿伪造文书串谋欺诈罪名成立,被香港法院分别判处十一年与七年半有期徒刑。判决书如附件1

        黄女被起诉后,曾要求义大师为其解危,义大师坚决不同意作假为黄女开脱罪行,于是黄晓穗恼羞成怒开始恶毒制造多项谣言严重伤害义大师,甚至造谣喧染自己与义大师有暧昧关系并拍下录影带作证据等等一派胡言。又黄晓穗与大陆一些高层官员关系良好,她的干爹是国家级副部长,某些不肖官员受黄女之怂恿,意图侵占义大师的书画作品及大师的弟子所拥有的古董。当时义大师已是国际知名的艺术大师,每幅书画作品都价值数百万人民币。正好大陆又因法轮功案,对宗教团体大加扫荡。原本一件与义大师毫无牵涉的私人诈欺案,因官员意图侵占贪污,相互勾结,发展到义大师被诬蔑为诈欺犯而被大陆当局列为清算对象。原先由大陆政府为宣扬义大师成就而出资建造位于四川大邑的“大师馆”也遭查封,其中藏有大量义大师的书画作品均被没收,去向不明。这些官员和公安私自侵占义大师的大量书画作品及其弟子的古董,以当时市值估计高达人民币二十亿元以上,现今市值估计高达人民币佰亿元以上。这些官员和公安,为了贪污,对义大师进行种种诬陷,强加莫须有的罪名。甚至对于中国北京大学、中国法政大学等十多位法学专家们在详细审察之后,一致认为公安和法院的审理与判决过程有很多问题及疑点,而提出纠正,法院也置之不理。

        此案中被牵连的刘白行先生、刘娟女士,都是义大师的弟子并且非常敬仰义大师,但在公安的胁迫下,为了保命,无奈写下诬陷义大师的伪证。刘娟指称被义大师诈骗数千万元。她事后既气愤又难过,她写了严肃的证词签名盖手印,亲自带到中国驻美洛杉矶总领馆公证处公证,在新闻媒体公开发表公证的书面声明,澄清事实的真相,还了义大师清白。刘娟说,义大师从未诈骗过她和她丈夫的钱,事实上反而是她数次主动要供养义云高大师百万及数千万元,结果都被义大师坚决拒绝。她说,义云高大师连弟子主动供养都不收受,反而被诬害成诈骗,这些人实在太恶毒了!附件2是刘娟在中国驻美洛杉矶总领馆公证处公证的证词。

        这些官员更操弄媒体作刻意中伤,报导彭楚滨、郝南妮及于立华,黎德和等人,到处吹捧义大师能为他人消灾解难,供养大师越多越有福报等,诈骗他人钱财。其实都是这些官员和公安,为了遮掩贪污罪行,对义大师进行迫害和强加莫须有的罪名。现有郝南妮写给义大师的信如附件3。信中提到义大师处处都将众生的利益放在首位,称自己为惭愧行者及众生的服务员,而且从来不收受任何人的财物供养。义大师的弟子中曾有多人供养大师几百万美金也有多人供养价值昂贵的房地产,大师一概不收,并当场批示退回如附件4中之两例。如果说义大师去诈骗他人钱财,真是天大的笑话。

letters.pdf(997.43 KB, 下载次数: 49)




义云高大师受陷害真相

     2008年4月3日,一本名为《多杰羌佛第三世》的宝书,在美国国会图书馆的官式赠书活动中,经由国际佛教僧尼总会赠予美国人民,也透露了一个震撼人类的消息——“原始报身佛多杰羌佛第三世降世人间了!”,这个应世佛陀就是著名的义云高大师。但另一面,义云高大师也是曾被大陆广东公安通缉的“骗子”。事实真相又如何呢?

     这起倍受大陆、台湾关注的“义云高巨额诈骗案”只有两个受害人,其中一个便是台湾女商人刘娟女士。从大陆地方媒体不负责任的报导,不难看出这样的陈述:“……义云高的同伙又以同样的伎俩诱使台湾商人刘娟拜义云高为师。随后,义云高称刘的丈夫有灾难,要刘捐出其收益的1/5作为供养,才能消灾保平安。……于是,刘决定照办,将130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吴文投的帐户,将580万元人民币汇入义云高指定的刘志红的帐户。”

     但有趣的是,在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义云高案前,2003年5月20日,刘娟女士就写了一份《发自内心的陈述》寄给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及相关部门,揭露了事实真相。以下是全文:

   发自内心的陈述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及相关部门:

      我叫刘娟,前年,深圳公安说义云高大师是邪教,是诈骗集团,我知道公安到我妈家找我之后,我就非常地害怕公安,我和我丈夫柯伟曾经被抓去坐了一年多的冤狱,吃尽了苦头,特别是广州公安用“穿针戴镣”的酷刑,把我的双手用手铐锁在大腿下,痛苦得无法形容。根据我们在牢里的经验,如果不顺着公安的意图去做,我们的下场会生不如死,今天想起来我身都还发抖,我想,我和柯伟都拜了义大师为师,大师又喊阙道秀等人帮过我们,说明我们的关系密切,公安肯定会再来找我们,为了不受牵连,我跟柯伟研究了一套办法,把我们说成是被害人,说义云高大师他们一伙诈骗了我们几千万,具体情况由我说,说多了怕不吻合,只有这样才避免了牵连我和柯伟再进监狱。

      2001年7月1日晚上,深圳市公安人员找到了我,当时大约有10位左右公安人员,包括有省公安厅的,他们对我软硬兼施,我确实感到万分恐惧,真害怕再被关起来,我就按照原先与柯伟商量好的说法,编了一个义大师要我们十分之二的得销利润的事,还好把跟吴文投合伙做生意的1880万元栽在义大师身上。当时,由于实在太恐怖了,所以公安要我怎样说,我就怎样说,按公安的意图说了很多不是事实的话。现在回想起来,这些无中生有的说法,严重陷害了义云高大师,义大师道德高尚,无私的人品使我想到就难过,我确实不应该无中生有地伤害这样的好人,我自己良心不安,我刘娟要做一个好人,不做坏人,所以,今天来实事求是的澄清事实真相,特说明当初被公安问我的口供,我所说的关于义大师的事情不是事实,义大师从来就没有诈骗过我们的钱,我们主动给他的钱,他都坚决不要。

      我曾经在公安面前说了不真实的话,我现在绝对不能再讲假话了!现在,这个案子马上就要审理,在未进入司法程式前,不能作伪证而造成违法犯罪,因而,我今天必须在此作出真实的陈述。

      以上陈述完全属实,本人愿意负法律责任!

                                           刘娟
                                    2003年5月20日



另外,2003年8月10日,刘娟女士还在美国、台湾媒体发布,以文字书写签名盖手印并经公证处公证的《公开声明》指出,义云高从未诈骗过她和她丈夫的钱。








刘娟女士的“翻供”陈述,难道透露的只是义云高大师受陷害的真相吗?为何她对公安那么恐惧?令人深思呀!





针对部份媒体不实报导 刘娟气愤 发表经公证的书面声明

       苹果日报、广州信息时报、千龙网及转载该报的中美台各媒体所指称被吴文投诈骗集团诈骗数千多万元的台湾商人刘娟八月在洛杉矶发表一份声明指出,佛法大师义云高从未诈骗过她和她丈夫的钱,事实上反而是她数次主动要供养义云高大师百万及数千万元都被义大师坚决拒绝。她说,义云高大师连弟子主动供养都不收受,反而被诬害成诈骗!这些人实在太恶毒了。至于她和喜饶根登(吴文投)完全是生意上的正当往来,完全与义大师无关,吴文投没有诈骗她,作为这件事的当事人,他有责任澄清事实真相,还义云高大师清白。




(编者注:刘娟亲笔申明书,点击上图放大)


       刘娟上述证词系以文字书写签名盖上手印后10日经公证处公证后提供给新闻媒体作为澄清。

       刘娟离开中国到美国,为大师写了严肃的证词,她并亲自带到中国驻美洛杉矶总领馆公证了的,她多次请求义云高大师将他的证词公布,但义云高大师告诉她“不要执着这些是非罢!”一句“阿弥陀佛”就了了。刘娟表示由于义大师不计执的伟大胸襟更让她觉得自己必须挺身而出把事实真相说出来,她终于严词逆反义大师不言行为。

       因此她又重新写一份声明书,她在声明书中写出,她拜师学佛已经好几年,她曾多次想供养义大师,但都被拒绝,第一次她和她丈夫拿了一百万元人民币要供养义大师,被义大师拒绝。最让她刻骨铭心的一次是在一九九六年的一天,她到大师的住宅拜见大师,由于前几天当地狂风暴雨,大师的住宅被大水淹没,已是面目全非,地板很多翘起来,墙纸也脱落,真是惨不忍睹,她看到后心想,这么伟大无私的人竟然住在这样的环境里,心里实在难过,于是他便对上师和师母说她要拿出一千多万的私房钱为上师重新买一套房子,但是上师坚决拒绝,师母也拒绝,当时她哭着求云高大师答应,但大师无论如何也不答应。她说:“大师处处都替弟子着想,替我们众生着想!尽管自己是伟大的超凡之辈,可从来就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尽管自己妙谙五明,显密俱通,可从来就不向人炫耀张狂!大师的胸襟,大师的慈悲,大师的博学多才常常都让我们作弟子的感动和引以为傲。”没想到诈骗的罪名竟然强加在义大师头上,更可耻的是一个所谓的全国三宝护持总会把各种不实的报导编纂发行,这是侮辱三宝,是代表邪恶的行为,令她不平且愤慨。

       刘娟说,大师道德超凡,圣洁无私,忍辱无执,但她不能再沉默了,他对某些媒体及代表邪恶的所谓三宝护持会所做的不符实际状况的报导竟指义云高大师及喜饶根登(吴文投)是诈骗她的集团,她既生气又难过,她再次强调义云高大师及喜饶根登从来就没有诈骗过她们夫妇,希望有关媒体应该双面调查了解,不该对这么伟大无私的人物进行人身攻击和侮辱,应该澄清与赞叹,才是真正的道德行为,才是真正做人的根本。





新闻媒体有关黄晓穗利用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名义诈骗的报道




上图引用大洋网报道http://www.dayoo.com/gb/content/2001-07/29/content_176379.htm





上图引用人民网报道http://www.people.com.cn/GB/shizheng/18/21/20021121/871553.html






上图引用香港东方日报报道http://orientaldaily.on.cc/cnt/news/20100119/00176_066.html



活佛喜饶根登 谈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关闭秘辛
2001/08/02 00:00  
记者杨智君╱洛杉矶报导

   位于香港九龙塘根德道22号的义云高大师馆原址,爆发物业被黄晓穗姐弟伪造业主云慈慧海功德会董事会会议记录同意抵押,向香港新华银行冒贷四千八百万港币给东荣及嘉陵汽车两家公司一案轰动香港,记者追踪访问到当时功德会的董事之一也是国际著名的活佛喜饶根登说明大师馆为何会关闭。

    在旧金山福慧寺的喜饶根登大活佛指出,香港的义云高大师馆是景仰义大师的人,为展示义大师在绘画书法诗词佛学方面伟大成就而设的展览馆,物业系由佛教善德刘先生独资捐献购买,由义大师捐赠两百多幅书画给云慈慧海功德会所有作为展览之用,大师馆并非义大师开设的佛堂,而是一展览馆,义大师既非功德会董事,也没有丝毫股份和职务,更非佛堂住持。

    四川大邑的义云高大师馆是中国一级政府编预算修建的,也不是义大师自己出钱盖的,义大师并没有住在里面,事实上,几年来义大师只去过三次,都是带人去参观当日就走,甚至连落成典礼大师本人都没有亲自到场。而香港的大师馆,大师也只去过两次,也是两小时内就离开。正因为大师不管理,展览馆才让黄晓穗等人有可乘之机,利用大师的名义在外诈财。

    喜饶根登说,香港大师馆关闭的原因并不是大师馆的财务有危机,相反地,是因为大师自行清理藉名诈骗者而关闭的。经过的情形是,二年前义大师接到弟子汇报说黄晓穗以供养大师之名向驻港的大师弟子要求发誓捐献钜款,诈骗情形相当严重,听到此事后大师通知黄晓穗等人通知香港的同学当晚将为他们作哲理开示,当天晚上来了四十多位弟子。当晚八点喜饶根登与大师在大师馆右边街道会见秘密检举人林辉久,他检举黄晓穗等人诸多诈骗行径。大师听后难过到极点,因此当天晚上在会上就严厉声明:今后任何人不能代表大师本人乱做宣布,他们所作所为都是他们个人的行为,大师一概不知,为弄清被诈骗的事实真相,同学们今晚成立一个检举揭发监督小组,设意见箱用大锁锁住,大师将配合大家公开处理此事,会里的领导和大师本人都无资格当小组成员,结果当天晚上就选出监督小组,依喜饶根登的模糊记忆大约选出十一人,投票选举时大师与喜饶根登已离开现场,黄晓穗则留在现场观看。整个过程香港第五台台长李再唐及工作人员冯伟棠均在场全程录音存证,要了解真相,调出那卷录音带最为清楚,即使调不到那卷录音带,现场也有四十多位参与者可以作证,当日车淑梅、赵润勤、余倩雯等人均在场。

    翌日早上,黄晓穗跑到大师下榻的酒店要求大师撤销监督小组,他说:“如果监督小组不撤销,她就无法工作了。”大师说:“监督小组代表人们的公正意愿,如果小组是光明磊落的,就要支持此事,我是绝不可能撤销监督小组的。” 黄晓穗即半带威胁地说若不取消监督小组,她的干爹是国家级副部长,将派人把大师馆关掉,现在她的干妈和干爹已到香港,大师听了很不高兴,当场将黄晓穗赶出宾馆。处理完此事后,义大师当天即离开香港。

    此后两日,黄就开始毁谤大师并凭空造谣,将大师馆的大师照片丢在地上,并写黑函交大陆公安想迫害大师,但公安并没有如此做,不过大师馆就被黄晓穗等人关闭了,监督小组就成了空头支票无法作用了,不仅如此,大师捐赠的两百多幅作品也不知去向,由于大师的书画真迹在国际上拍卖价格高达每张两百多万美金,因此黄晓穗她们是否将大师的作品真迹藏匿而代之以仿制品,也未可知。

    至于将大师馆改为幼稚园之议那是之后的事了,义大师本人并不清楚此事。

    此次廉政公署拘捕黄氏姐弟众人才知道,原来黄晓穗不止是诈骗,在关闭大师馆前几个月就违法将馆址抵押给了银行。难怪黄晓穗想要迫害大师,原来是怕事机败露。

    喜饶根登说,捐款买屋的刘先生是他的师兄弟,道德人品极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4-1-6 14: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图:港商刘百行昨天现身记者会,力证没有被骗,亦否认被洗脑。李忠浩摄
   

    【本报讯】有佛教团体指总部位于本港的《凤凰周刊》刊登文章涉嫌诽谤,上月中向杂志总编辑及出品人刘长乐发出律师信,要求对方刊登全版道歉启事,未获回应。其律师昨天指,会入禀控告对方诽谤及索偿。本报昨天曾联络《凤凰周刊》及凤凰卫视查询,截稿前未获回覆。

国际佛教僧尼总会昨天召开记者会,谴责凤凰卫视旗下的《凤凰周刊》于10月5日刊登的封面故事〈被通缉的‘活佛’ 义云高宗教诈骗集团大起底〉。出席者包括多名声称为报道所涉及的人士,指《凤凰周刊》从未向他们查证,并指内容失实及涉嫌诽谤。


指港商是受骗者


周刊报道由特约撰稿人提供,内容提及港商刘百行,引述大陆媒体报道指刘是义云高的众多受骗者之一。刘百行昨天以“小平教育基金会”义工身份出席,表示“师傅从来冇呃过我钱,正正式式呃过我钱嘅就系我以前嘅师姐,叫黄晓穗。”黄当时以虚假文件利用刘提供作共修的信托物业抵押予银行,他遂向廉署举报。


案件于2002年审结,黄与其弟被裁定诈骗等罪成,被判入狱七年半至九年。案件涉及的物业为九龙塘根德道22号有明星佛舍之称的“云慈慧海功德会”会址,该会当年曾拥有一批娱圈及富商信众。


出席记者会的人士还有义云高大师国际文化基金会成员、中华佛教云慈正法会会长恒生仁波切(陈宝生)等,均称《凤凰周刊》没有向他们查证。他们的代表律师梁伟民表示,陈宝生将会是案中原诉人,在适当时候提出诽谤诉讼,并要求赔偿。



(编者注:上文“师傅从来冇呃过我钱,正正式式呃过我钱嘅就系我以前嘅师姐,叫黄晓穗。"是广东话,翻译成普通话,刘百行先生原话的意思是:“师父(即H.H.第三世多杰羌佛)从没有骗过他钱,真正骗他钱的人是他以前的师姐黄晓穗”。)





上图引用苹果日报网站报导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31210/18544349,点击放大阅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0.33%

发表于 2015-7-16 11:26:0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风凰周刊,也是知名文化人的刊物吧,为什么会刊出如此愚痴的诽谤文来,新闻工作者的道德底线应该是尊重事实赶快幟悔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否则会成为社会的拉圾
来自: 微社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升级  10%

发表于 2017-2-10 14: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天天日报不是香港那个吗,2000年就停刊了,什么情况,不是一家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底栏

手机版|网站声明|管理制度|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违规处罚|网站地图|Sitemap|正法宝殿   

GMT+8, 2017-11-18 05:17 , Processed in 0.156250 second(s), 45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正法宝殿

© 2011-2017 True Buddha-Dharma Palac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