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世多杰羌佛

正法宝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正法宝殿

正法宝殿 门户 查看主题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多杰羌佛声明展显之 古典散文、现代诗

发布者: 菩提明灯 | 发布时间: 2011-9-29 18:53| 查看数: 11380| 评论数: 7|帖子模式

第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多杰羌佛声明展显之 古典散文、现代诗

简    介

三世多杰羌佛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除了渊博的古文学识之外,对于现代文学、现代诗歌与古诗之微妙圆融,更是博通万物灵媚于一笔之中,所谓天地都来一掌中,随意丘壑化无穷,这正是佛陀于世法中的遍智点许之现而已。


访杨迹


始康,誉谥名垂千古,皆杨公、园苑之故。公名慎,字用修,别号升庵。科甲京首,及第元公,垂名 “娑婆”,品堪“宗匠”。逆龙鳞,皇怒刑冲,谪滇。公展汉室之文,富异族道。目南华贵,诸族芬以“仁义礼智”亦复公之主绩。公威,声击中原,乃四大部洲,千载芳流。今继古故,欲建堂悼之,为室当具公物,令或四访慎历。有庄君增述,“哲人”耳,毫端颇利,主业湖报文编。甲子初未“望日”,实奉县诣,共笔者次晨“走槎”南滇,访杨历。时急,未备多资,随铁车如“那伽”速。沿声不息,出明入暗,时架高悬,间停夹壁。目及窗外,古貌异调,喜煞于或。凡百途皆固。尔际,群客异首出窗,如瓜。各怀所瞥。围道奔营者,多异装,每抚竹俱,中存饮物。发声怪异,呼之以客,求币换。晨渡戍临,复次数十。薄暮达西昌境,远瞥群物如虫,中赤色者唯异之,近而细瞥,乃牛羊主彝或是也。面燃青赤,肢体皆煤颜,唯眼白如雪,古色利刀,绣银,步复震击铁甲,于腰环处咚咚作响,付人以惧。起齿间,偶瞥舌颜“豕肝”。长饮生物,故劣味“叵耐煞人”,久吸则出客腑之食。昼夜震行,众皆梦趣昏昏云乎。俄顷,晨至,异声喧哗于车,乃知址地已然。尘尘随群立下,履数丈顿然寒流击骨。无何大渐步难开。君见急以身装解助,吾方步稳。力疾春城,四巷走街问宿,数旅无眠。君谋出证于府,终归滇政所留。时日,急访文古,有半百馆首出,行抗礼谓客何来?君曰:“蜀中访士,特为杨慎?故。”首嘱以看茶云:“尔何所知,杨公少孺养益州,婴吸始康或汁,功就实吾方也。君政建堂作念,吾府亦弗甘下,唯君方所悼,余嵌旁笑览,岂不赤面。“嗢噱”间,皆浮浮语,无接求题。予瞻无道,语助公曰:“将伯助予,君助一展杨公?否?” 首笑曰:“公千里居,?故于旧,滇西巅之。今文处寡,望勿罪。若复收益,尔勘书馆,诸籍如山,于中可得一二。”闻言寒己君,余共告投址。然四城造访,终脚书馆,目千排柜,“片录”斗粒数,详阅,时度午,无一入目。皆悟“浮言”也,“作不如程。”俄归府政。“经宿”君附余谋,游滇池以趣,吾兴与之。造车顷至,步途间,突林荫拥二姑横驾,中伉丽者,龄及“怨标梅而思吉士”,谓吾曰:“客可舟池否?”瞥及言状,顿惊,此何风俗?逆履数尺而斜君背,然不解语意。姑睹态嫣然笑云:“惧我何为哉,奴一船娘耳。”中“宜男像”对君曰:“公子,可问津?摇板欢水景,池山满目收,由胜‘吾门’趣。”君闻喜道:“行舟银几何?”姑笑曰:“随波览景一餐之费,”以手扣数,角有十五,君商余然。由娘导道,抵达湖畔,睹“槎木”排岸下如龙。“裙带”娥立数十,皆头作巧笠贺,腰打鱼妹水结,风姿异。舟有如鱼状者,中架帆屋,明照如玻,坐色皆艳。姑指之嘱登,君尔欢然落位。头尾各一船娘,手扶小板尺许,作羽动。清波开,箭影鸿飞。顷至,沿瞻秀色无恰词润调。无何,鲁园及目。时吾“什”性出首,赞曰:“滇姨翻板碧清波,一驾银鱼数里歌,湖上群燕辉迎客,鲁家园苑一望收。”诗已,“槎木”顶岸,君予步鲁苑,展东角滇水万里,柳岸青鸿,异卉收目。“阴念径泛渔舟”否?入苑已,感桃园洞天耳,奇花胜处,“瑶草”缤纷。杨丝倒垂,迎宾门巷,有楼台几挂。览美间,一“裙屐”少年跃出,手持“夫剑”决三尺准,夺路挥舞,如银球状,寒光击目,上下翻飞,弗视其身。细装手地盘,柔中含刚,俱蛇鹤形。乃悟“三风后继,内武当也。”疑解间,剑风著或,步进余体。惧念刺客之流否?傍惶欲遁,忽闻女声娇鸣。船娘至,剑者突停,道侧“傲睨”曰:“恭姑财得意,何不动尊?”二姑相对一笑,中前姑弹袍言道:“空囊何至毫银,待时入手邀以洗腆。”生曰:“吾岂陈仲子耳!”言罢转身复故,剑花然旧,余睹言状,惶然不知所为,疑作江洋之客湖上求金耳。自询,于此弗遁,待命休乎?急对君计,将仲子兮逾园墙。君曰:“孤岛于泊,四水无道,弗此舟,何途归,苑墙破已,系亦池中水魂。”怎见无神龙方济复生,解词意,顿忆少小“岐黄”之外,曾从师南北击技,行之颇利,当武为防,今若遇恶恰可一用?鸣苦肌之夫。但恐盗功“红线金盒” 能也。谋尽,唯仗艺强之。边君耳数语,“尾缀”船娘继舟中,于位如钉,各瞥其一。女起板,小船飞急,舟头浪拥近尺,出声哗鸣。尾单开道如“那伽”数丈许,翻银花万缕,如影随行。顷尔,已湖心。四泊无帆。“宜男”者谓君曰:“君欢戏水否?滇渊常毙人耳。”出言击魄,余感灾至奈无策,故强神威言。曰:“居舍亦泊中,水然常玩耳,大江曾复己,况奈滇池兮,小舟之术何足道哉。”女曰:“客勿强词”。急转首丽姑,相对眉眼,余“怔营”俄顷,舟波间,荡震欲翻,身不能支,俯伏舟中。随带所物,及坐具皆侧。君手握帆柱,面然失色,已“慑息。”余态如物。知其害,欲起身飞拳,奈体不由唤。击术无济,唯心惶然,大呼救命,出音皆哑孺啼,数复无一成调。待索手“溘逝”,突闻吟语尾首相和。小顷,舟平,时失智,心速百余,出腑水于板,酸喷引泪,备将“力疾”拿匪,又恐复然前状,失慧间,伉丽“负荆”曰:“川客勿畏,奴施笑趣耳,后游弗大言治水能。‘槎木’小动乃作物状,若以‘凌籍’‘乾坤’翻弄,将何以治之?奴常渡川客览趣,每领蜀人甘言利,实华其外,而内碎不堪。花言秀舌,常舟不银‘得陇望蜀’者凡,故滇民久闻而弗信。接狂客者,略济舟波降,否无币。今汝大言,故以同类。”语悟,方解二女非盗,乃刑徒施患“狼籍”所制。君怒未息,严曰:“胭脂其毒于腑,何恨蜀客,以消魂乐。”女曰:“二君勿怒,奴非劣意,实为一趣耳,借此可建,‘沉沙慧’矣,君子数载复滇,许记颜色。后遇恶或亦其术,但由为倍增耳。余主业于‘大观’址居‘布衣’皆接游业。渡‘娑婆’异颜诸君,何只牛毛。或共五腑,心所各异。川客为劣。常骗池中共影,而不复寄照。有劣或于舟不法,急此术击之。为防故,自幼“桥木”受以波舟术。一为劣或者施之。二堪亲怩者所戏,今笑谈耳。当立亲怩。”健丽曰:“勿持多晓,奴今将尔返程。”余闻急邀前览,愿增游币。女曰然,速橹,至一石处,中作铁杆,其光如镜,“裙姿”飞南以褶。随曰:“此光由然而生。”使悟,游此者数计无何,久擦生辉。首围,目及四周,“江洋”耳。唯见杨柳楼台,千帆舸争,一缕和风虹影,烟波浩渺。正是古云: “风翻百浪花千遍,涛建联山喷又来。”时,伉佳玉指柔弄“浑不似”出和雅音,顷闻吉祥“梵天”姿风起,婆娑滇水妙音和,群鱼出首盘顾。由景起情耳,起机留迹,嚓嚓音闭,数影入头,其摄美者,庄君览趣,船娘傍伴忸怩也。摄已,即挥毫点染丹青,顷湖光一纸妙趣,余意甘然耳。赏景无何,起航归途。吾思醉篷窗,蜀或何至毒行籍甚?定为刑徒“夜气之牿”冒川客而制,中元蜀州,受带于群小,今存劣迹,实可叹也。船姑出语,一复然哉。龙皇古棣,以德雅鉴。子曰“孝忠信义”虽堪旧论,亦养中华之美。千秋文史,夺诸邦首誉,建华威,故尔文明古国堪首。今睹言状,恨之苍野横徒,不法违政。思游间,突舟小震,起首已岸,君出币增倍,女嗢噱曰:“君弗多金,初议可也。”时睹女态,“颇持仪节”已勿前状。君赞曰:“此贤道,何愁贮屋无金。”女数语客安,嫣然秋波转首,已目新游登坐,二姑挥橹,银鱼一驾,无何,千帆交错,“才如劈椒”顿境“安养”感华或造化,故群“华膴”,中华威德严然依照。


新 诗

这束花栽在纸卷

静悄悄的夜晚,

黑色的鸟儿,

把我放进花园。

白色的小屋,

让我长眠。

朋友们的相亲,

心里好安。

你们为什么要去老远,

相处得就那么随便,

让我好馋,

我的脚寸步也不能移展。

看早上无尽的云天,

看夜幕黑色的垂帘,

我的头经过太阳和月亮,

又三万六千。

我眉毛上插的花朵,

从未增减,

我身体上着的衣装,

从未改变。

不需捍卫,

我最勇敢。

群蜂猎蜜,

落一个碰壁头,

滚地爬瘫。

哦,

我看见,

原来这束花栽在纸卷,

哦,

悬壁面,

对白云天,

对白云天。


新 诗

这才是好画一张

暗香伴随着清风,

她轻柔的梳妆浮动着亭廊,

她无言的歌唱孕育着华章,

我迷醉的眼睛,

总是东张西望,

这舒心的芳香,

它从哪里流放?

没有颜色,

没有形象,

捉摸不到,

越是这样,

越是紧张。

我醉迷的眼睛,

总是东张西望。

目光不经意地移展在纸上,

哇塞!

是你在散芳!

梅花真是好样,

这才是好画一张。

暗香伴随着梳妆,

清香荡漾,

长长地荡漾,

荡漾。


新 诗

醉在绿色花园

树林中的花朵,

不红不白,

树林中的枝条,

穿梭复杂,

匠心当下的微笑展显,

功夫长期的苦辣留言,

没有丝毫儿出息,

没有丁点儿回盼,

给你震撼,

给你惊叹,

你醉在绿色花园。

笔墨的自然,

气韵的贯穿,

满腹春意装点,

醉在绿色花园,

情怀迷恋。

神兮兮那么在疑盼,

朗明明这样太新鲜。

醉在花园,

你醉在绿色花园,

情怀迷恋。


新 诗

是自在的花开

梅花

笔意

无言

高雅

舒服

不是画家的点染,

不是书家的代言,

散放着文学的才华,

透射出书卷的十足。

它充盈着渊博学识和微妙,

这高古典雅的劲道,

是老辣功底的宣告。

似乎是大家名门的书斋,

又好比古玩文物的案台。

啊!

就这样出来,

所以无猜,

看来自在。

不,

你错将桂冠乱戴,

你应放下疑猜,

这没有凡间的尘埃,

不,

有点笔墨乱排,

是自在的情怀。

不,

自在没有情怀,

是众生因缘的所在,

是天然自在的花开,

啊,

是自在的花开!


新 诗

无常是幻

蜂鸟儿的啼声,

你与春风挽手情伴。

飘落的黄叶,

是你的衣衫,

这是无常的一现。

晨曦的朝露,

是你的内涵,

那是梦幻的云烟。

我窗前的挂帘,

你用袖手轻挑半卷,

看见了吗典雅的群山,

曾经过吧丘陵这画面,

你说是须弥再现,

他说是昙花报眼,

须弥、丘陵、蜂鸟、黄叶、时间,

原来无常是幻。

没有大小相干,

快慢长短。

宇宙苍天,

掌中弹丸,

是蜂鸟儿在把神迁。

无所住的时候,

你在哪里游闲?

哦!

是这样,

无常是幻。

最新评论

释仁慧 发表于 2012-8-4 19:48:06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普贤王如来,南无金刚萨埵菩萨摩诃萨
缘起中道 发表于 2012-12-14 18:52:37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傑羌佛!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傑羌佛!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傑羌佛!
小越越 发表于 2013-9-8 00:08:03
我们的福气~~
小越越 发表于 2013-9-8 00:08:27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青小云 发表于 2013-12-22 19:01:14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傑羌佛!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傑羌佛!
顶礼南无第三世多傑羌佛!
行者若莲 发表于 2014-5-23 11:24:36
    一池的清水
                             映着碧荷蓝天
                         风的略过
                         无言的等待
                          等一朵莲花开
                         与天地相伴
群萌 发表于 2014-10-27 18:18:18
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
摧邪显正
  • 谤佛毁经、坑害众生的第十四世达赖
  • 佛弟子林汶蒑公开发重誓证明:陈宝恒生R
  • 我向证达上人学观音大悲加持法的原因
  • 我亲自见证赵玉胜居士圆寂的殊胜过程
  • 赵玉胜师兄表法告诉众人,我们的依怙是当今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底栏

手机版|网站声明|管理制度|关于我们|联系方式|违规处罚|网站地图|Sitemap|正法宝殿   

GMT+8, 2017-11-24 13:47 , Processed in 0.171875 second(s), 4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正法宝殿

© 2011-2017 True Buddha-Dharma Palace.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